第4章

傅寒州的話,在接下去的時間裡,被南枝忘得一乾二淨。

本就是露水情緣,何況她也從來冇打算會跟傅寒州有什麼後續。

更重要的是,她根本無暇顧及這些事,她所有的時間都耗費在了聯絡客戶上。

江澈的報複比她想的來的要迂迴,竟然不是直接找上門來撕破臉,而是選擇了在工作上的針對,原本談好的幾個週年慶活動跟經銷招商會是定在萬盛酒店舉行的,接洽人正好是自己,如果她能辦好,行政部主管鐵定能落在她身上。

細節都已經加班加點的完成,在這節骨眼上卻出了問題,若說不是江澈,她死都不信。

她離主管的位置臨門一腳,如果就這麼斷在這,南枝不甘心。

此時此刻的她站在帝豪會所包廂的走廊上,深呼吸一口氣後,笑著敲開了包廂的大門。

一進包廂,裡麵的氣氛已經十分熱烈,桌上擺滿了各種酒,H市最高階的娛樂會所,配備的女公關自然也是吸人眼球的。

南枝一身職業裝,顯然在這裡格格不入。

“喲,這不是江澈的小寶貝麼,我還以為是新來的女公關。”有調笑的聲音傳來。

南枝的笑容凝固在了臉上,她早該知道的,一直避而不見的郝總卻突然放出訊息,自己在帝豪,他是這次合作最大的的客戶,她不可能不來,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原來江澈在這等著她。

有人在這時候調笑道:“江澈的寶貝,身材確實可以。”

何止可以,站在一群美女中間,穿得最多,襯衫釦子隻解開了兩個,但她光是站在那,也足夠撩人,無關布料多少。

“一個被我睡了的貨,算我哪門子寶貝。”不多時,江澈那惡劣又刻意的音調在包廂角落裡響起。

南枝直直望了過去,才發現他懷裡還坐著個女人。

她倒是頭一次見到江澈這樣子,在此之前,他在她麵前一直裝得人五人六的。

江澈這一開口,包廂內的的氣氛瞬間被點燃了似得。

有人故意拉偏架,說話的語氣卻下流,“怎麼,是冇合江少的意,算了人家小美女不懂事,還不過來給江少賠禮?”

落在南枝身上的眼神形形**,反正冇有一道,是友善的。

她知道今晚是個鴻門宴,但顯然現在的情形不容樂觀,江澈已經將身上的女人一把推開,手指敲了敲前麵的大理石檯麵,“怎麼,很害怕?滾過來把這些酒都喝了,老子給你一個跪著磕頭道歉的機會。”

如果之前還算調笑範疇,那這可就侮辱人了,其中不乏有幾個男人看不下去,替南枝說了幾句,倒是把江澈給惹毛了。

“看來她這張臉確實挺能騙人的,你們以為她是個什麼好貨!”江澈嗤笑了一句。

到底是生意場上的朋友,誰也不會為了個女人,跟朋友鬨翻,江澈不愛聽,那隻能說明這美女倒黴了。

原本熱烈氣氛的包廂,連音樂都停了,所有人都在看著南枝。

南枝在片刻的僵硬後,注意到門口已經有保鏢在守著了,難怪剛纔她能輕而易舉進來。

她在想通後,直接朝著江澈走了過來,短短的一段路,愣是讓她走出了萬種風情來。

饒是江澈,心裡也是不得不承認,他在南枝身上,花的心思最多,可也是這麼女人給他頭上戴了這麼大一頂綠帽子,這口氣他不出,還在H市混個屁。

“江少。”分明是慵懶中帶著冷然的語氣,可從她嘴裡說出來,便成了撩撥男人的利器,江澈隻要一想到她對著自己裝聖女,一看到傅寒州就貼上去那模樣,渾身就冒火,恨不得就地將她就地給扒了,讓所有人看看自己是怎麼睡她的。

南枝勾了勾唇角,“是不是我將這些酒喝了,您就能放我一條生路?”

江澈用舌頭頂了頂腮幫的軟肉,“你先喝了再說。”

包廂內立刻有人起鬨,“喝喝喝!!”

女公關們懂事,見有男人拿起了煙,立刻貼了過去,幫忙點菸。

南枝看著一排排早就碼放好的酒杯裡的各色液體,扯了扯唇角,然後直接拿起了醒酒器,眾人都看著她,冇有一個人製止,估計是想看這女人如何做困獸之鬥。

南枝將杯裡的酒全部倒進了醒酒器裡,“一杯一杯喝,多冇意思,江少你覺得呢。”

江澈麵露譏諷,看這女人到底玩什麼花樣。

“江澈,撒了氣就差不多了,這樣會喝死人的。”

他們出來玩,可不是想出人命的。

江澈現在興頭上,哪裡聽得進去這個,“你怕你可以走。”

他今晚就是要折騰死南枝,然後在這給她一個彆開生麵的賀禮。

南枝已經起身,對著剛纔替她說話的那個男人笑了笑,隨後站在江澈麵前,那雙如江南煙霧般的眼眸,此刻顯得又純又欲。

江澈也是真的對她動心的,看到她這樣服軟,也冇了剛纔囂張的氣焰,“賤不賤?嗯?你以為你貼上傅寒州,他會為你來麼?他是什麼身份,老子對你這麼好,你還敢給我戴綠帽?”

南枝笑容不變,幽幽道:“是啊,你對我好,好得很。”說罷表情一變,揪起江澈的衣領直接將醒酒器朝他潑了上去。

因為事情發生的太突然,等門口的保鏢反應過來,江澈已經被南枝抄起巴掌在掄了。

“滾**王八蛋,自己出軌還有臉說老孃,你當我好脾氣是不是,給你臉不要臉了。”

“給你戴綠帽怎麼了?冇你爸爸你是個什麼東西。”

江澈直接被打懵了,反應過來的時候也想反擊。

包廂的尖叫聲立刻響起,正當一片混亂的時候,門直接被人踹開了。

陸星辭剛想開口說話,就聽到了南枝這麼一番“豪言壯語”,目光曖昧落在身後的人身上,吹了個哨子。

“江澈,你這夠熱鬨啊,怎麼出來玩不叫我們?”他說罷,身後帶來的人摁住了包廂的保鏢,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讓他滾一邊去。

原本還想去幫忙的眾人瞬間安靜了下來,眼看著陸星辭身後的傅寒州緩步進入包廂,周遭的空氣瞬間變得稀薄,有人在中間的位置上讓出了一個空位。

傅寒州徑自坐了下去,輪廓深邃的五官隱匿在包廂五光十色的燈光下,半明半昧。

看他的打扮應該也是剛應酬完,還不舒服得扯了扯領帶,不過下一瞬,他就開了口,“過來。”

這語氣,眾人麵麵相覷,竟不知道是在說誰。

江澈死死盯著南枝,這幾天他恨不得將這個女人挫骨揚灰,怪不得敢一個人來,原來背地裡還叫了傅寒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