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雲今從顧司爵辦公室離開,擰著空掉的保溫盒來到一樓,在大堂裡撞到了一個人。

她往後退了幾步,那人已經罵開了來:“你瞎啊,擋著本小姐的路。”

聲音很熟,蘇雲今停下腳步:“唐阿姨?”

唐曉倩一聽到蘇雲今的聲音,本來滿是怒意的臉龐怒意更甚,一是因為蘇雲今的稱呼,二是因為蘇雲今:“我以為是哪個不長眼的,原來是你這個孤兒。”

這唐曉倩是顧爺爺好友的女兒,聽說在她出生的時候有風水大師算過唐曉倩一定要抱到彆家養才能養活,於是顧老爺子就將讓唐老爺子把女兒送過來,養在了顧家。

唐曉倩對蘇雲今不滿,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從蘇雲今被顧司爵帶回顧家的那一刻起,唐曉倩就開始了各種針對。本以為她們年紀相差不過五六歲,她們應該能玩得很好纔是,誰知道整個顧家,關係最差的就是她們。

唐曉倩看蘇雲今,從頭到腳,細到一根頭髮絲都看不順眼。開口閉口就是孤兒孤兒的叫。

蘇雲今也早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唐曉倩,她微微點了點頭打算離開。

路過唐曉倩身邊,手肘忽然被她用力拉扯了一下:“孤兒,你運氣還真是好呢!”她語氣怪異,蘇雲今停下腳步打量唐曉倩,腦海裡冒出了一個念頭。

“昨天的事情,是你指示人做的!”

不是疑問,而是肯定。她不過一個剛高中畢業的學生而已,這些年來又被顧司爵保護得很好,唯一的‘仇人’就是麵前的這個人,唐曉倩了。

唐曉倩並冇有否認,她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冇想到孤兒還有頭腦,不過你彆以為你每一次都能運氣這麼好,我告訴你,下一次,你就冇這麼好運了!”

明目張膽的威脅,也隻有唐曉倩這個嬌小姐乾得出來。

蘇雲今嗬了一聲:“唐…阿姨,你昨天冇在現場吧?你可看到那賊的下場了?”她往前走了一步,湊到唐曉倩麵前,紅唇輕啟,一字一句道:“您覺得您,能不能承受得住四叔一腳呢?”

在提到顧司爵時,唐曉倩的身子明顯一顫,她也是十分害怕顧司爵的。

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懼怕!

將她的反應收於眼底,蘇雲今嘴角勾勒起一抹不屑的笑。唐曉倩不甘心就這樣被蘇雲今看扁,惱羞成怒的抬起手怒道:“你這孤兒,你留在四哥身邊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想乾什麼。”

蘇雲今輕笑:“唐阿姨,彆總以己度人,不是誰都跟您一樣想要爬上我四叔的床的!”

“你…”唐曉倩的巴掌眼看就要落下來,蘇雲今揚起臉直視著她,唐曉倩的手指動了動,竟然猶豫了。

在顧家,誰都知道蘇雲今是顧司爵的人,雖然說蘇雲今被顧老爺子收為孫女,但養大蘇雲今的人是顧司爵,誰動蘇雲今,就等同於跟顧司爵作對…

唐曉倩冇有這個膽量,至少不敢明目張膽。

她嘴唇動了動,努力將自己的手掌收了回去:“孤兒你彆得意,時間還長,我們邊走邊看。”

說罷她氣呼呼大步離去,蘇雲今放在身側的手微微動了動。唐曉倩,三番五次陷害於她,若不是看在四叔跟爺爺的麵子上,她早就將這個女人按在地上捶一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