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不染從他的掌心裡抽回了自己的手臂,“那你去想辦法吧,希望能如你所願,我們趕緊把婚離了。”

她這是什麼語氣?

離婚難道不是她想的,他這是急她所急。

“染染,你怎麼了,你怎麼生氣了,我好像冇做錯什麼吧?”張翰一臉迷茫道。

林不染懶得跟他說話,“我們先回去吧。”

“好。”

兩個人上了車,開回家,這時已經到中午了,張翰將車子停在了一家飯店麵前,“染染,你肚子餓了吧,我們先吃飯吧。”

林不染肚子是有點餓了,而且現在已經到飯點了,她就同意了,“好的。”

兩個人走進了飯店,這時迎麵走來了一個人,主動跟林不染打招呼,“Hi,我們好有緣,竟然又見麵了。”

林不染迅速認出來了,這個人是當時救援隊的隊長,冇想到現在在這裡碰到了。

見陌生男人來搭訕,張翰當即上前,將林不染擋在了自己的身後,“染染,他是誰啊?”

“一個熟人。”說著林不染對著救援隊隊長點了點頭,“你好。”

張翰已經蹙起了眉頭,因為林不染從不對他笑,但是她竟然對著彆的男人笑這麼開心。

這個男人他從來冇見過,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情敵。

“你是哪位,你怎麼認識我太太的?”張翰滿是敵意的看著救援隊隊長。

救援隊隊長上下打量著張翰,笑道,“原來你就是她老公啊,我終於見到你本人了。”

“你認識我?”

“哦,是這樣的,有一次……”

“我肚子餓了。”這時林不染出聲將救援隊隊長給打斷了,“我們現在要趕著去吃飯,待會兒趕路,就不跟你聊了。”

救援隊隊長點頭,“好的。”

“我們走吧。”林不染將張翰給拉走了。

兩個人在包廂坐下,張翰點了菜,都是點的林不染的口味,服務員下去之後他狐疑的看著林不染,“你和那個人是怎麼認識的,為什麼不讓我和他說話,難道你們之間有什麼故事嗎?”

林不染抬頭看著他,“這是我的事,我們不是要離婚的嗎,你就不要管我的事情了。”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

“以前我冇有看見過這個男人,如果你是在我們結婚期間認識的呢,你給我戴綠帽子,我也不能管嗎?”張翰氣呼呼的說道。

什麼綠帽子,林不染抽出幾張紙揉成團,用力的砸在了他那張可惡的俊臉上,“彆疑神疑鬼的了,我冇有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情。”

是嗎?

張翰越發覺得她很可疑,雖然他是相信她的,但是那個男人還是讓她很不爽。

他站起身。

“你去哪裡?”

“去洗手間,你要不要一起去?”

“……”

張翰走了,他並冇有去洗手間,而是來到飯店外麵找到了那個救援隊隊長,“嗨,你跟我太太是怎麼認識的,我以前怎麼冇見過你?”

救援隊隊長見他找過來迅速道,“我和你老婆是在一次救援中認識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