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龍體降世!夫君轉世成功了!!”

“玄天聖女:拜見夫君!

九天女皇:拜見夫君!

瑤池女帝:拜見夫君!

仙界天後:拜見夫君!

鳳凰神女:拜見夫君!

九尾天女:拜見夫君!

廣寒聖女:拜見夫君!”

……

蒼黃下界,一場亙古未有的古怪異象,已經在蕭家上空持續了數日之久。

那是七道顏色各異的炫目霞光,霞光之下,更是隻存在於傳說中的上古七大女帝。

七位女帝各個風華絕代,卓越不凡。

光淩空而立,便讓這一界的萬物生靈膜拜不止,生機煥發。

突然,下方的蕭家傳來一聲嬰兒啼哭,響徹天際。

而後,天降祥瑞,龍騰虎嘯,霞光漫天。

“生了,生了!夫君轉世成功!我等已等候千年,快去拜見……”

七大女帝爭先恐後,朝著蕭家飛馳而去。

然而,就在這時,天空之上突然出現無數裂縫,

而後,一尊尊遠古曠世神明出現於穹頂之上。

“至尊龍體出現了!快,趁其還未成長,食其肉飲其血,吾等可皆成為至尊!!”

“區區蕭家,交出至尊龍體!!”

“拿來!拿來!……”

“……”

一時間,無數隻大手帶著滅世之威,紛紛落向蒼黃下界。

眼看著蕭家即將逢難。

“轟!”

七大女帝的身影紛紛折返,再次出現在天穹之上,擋在那一尊尊神明之前。

“好膽!我等的夫君,爾等也敢放肆!”

“區區下界女帝,宛若螻蟻,也敢阻擋吾等神明!死!”

倏然,遠古大神的威壓釋放,整個蒼黃下界頃刻間便開始崩碎瓦解。

這一刻,饒是七大女帝也麵色冷峻,如臨大敵!

“不曾想,等待千年,未見夫君一麵,便又要分離……”

下一刻,七大女帝秀手一揮,齊齊打出一道霞光,包裹住一塊龍帝逆鱗,落至那剛剛問世的嬰兒體內,同時也護住了整個蕭家。

“夫君,千年前你守護我等,這一次輪到我等守護你。這一戰若是能存活,不管千年萬年,我等一定尋來再侍奉夫君左右!”

隨即,七大女帝身上戰意湧現,毫不猶豫地迎向了天空。

下一秒,穹頂破碎,天河傾瀉!

蒼黃下界在一道道威壓之中化作齏粉。

……

十六年後。

“蕭羿,血脈測試,人階一品,剝奪少主身份,判為廢物!”

龍界,飛鷹城,蕭家。

今天是蕭家弟子血脈覺醒的日子。

隨著蕭家長老的宣佈,原本熱鬨沸騰的蕭家演武場,頓時陷入了一片死寂。

所有人看著台上麵色慘白的少年,臉上充斥著不可思議。

被譽為蕭家第一天才的少主蕭羿,居然隻被測出了人級一品的血脈,是個……廢柴?

“冇道理啊!蕭羿不是家族年輕一代中血液靈性最高的後輩嗎?他的血液靈性,甚至創下了飛鷹城有史以來的最高記錄,怎麼會覺醒出這種垃圾血脈呢?”

蕭家測試台前,議論四起。

要知道,從蕭家四歲那年被蕭家家主蕭鴻收養帶回蕭家時,便被測出了極高的血液靈性,堪稱恐怖。

而血液靈性越高,就意味著屆時覺醒的血脈等級就會越高。所以這些年來,蕭家為了培養他,更是投入了無數的心血和資源。

可今天的測試,蕭羿卻打了所有蕭家人的臉,他以最高的血液靈性,覺醒出了最垃圾的血脈。

“嗬嗬!這下可好了,蕭羿以前是何等風光,大家都認為他最起碼能夠覺醒地級血脈,可現在卻成為了一個修煉廢物。”

蕭家人麵麵相覷,隨之而來的,是嘲笑和諷刺。

“快看,他居然還有臉跟媛兒小姐在一起。媛兒小姐覺醒了地階一品血脈,從今以後,媛兒小姐纔是飛鷹城的第一天才,蕭羿這個廢物,還覺得自己能配得上蕭媛兒小姐不成?”

此時,蕭羿失魂落魄地走下了演武台,往一個角落走去。

那裡站著一位姿色絕佳的紫衣少女。

蕭媛兒,蕭家大長老的女兒,也是蕭家除了蕭羿之外,體內血液靈性最高的人。她與蕭羿更是青梅竹馬,原本二人打算測試結束就定親的。

“媛兒,我…”

他看著麵前少女,滿臉苦澀道,“你是不是也對我很失望!”

蕭羿實在想不明白,自己的血液靈性這麼高,為什麼會覺醒那麼低等的血脈。

而且,在剛剛測試時,他感應到自己覺醒的明明是至尊級血脈,可那至尊血脈卻一閃即逝,彷彿被什麼東西給吞噬掉了,隻顯示出了最後的人階一品血脈。

“不!你冇有讓我失望!”

出乎意料的,蕭媛兒迴應道。

這句話,當真是出乎了在場所有人的意料,包括蕭羿。

這不禁讓蕭羿心中微微一暖。

“你我之間,又冇有什麼特殊的關係,我犯得著對你失望?!”蕭媛兒冰冷道。

轟!

此話一出,蕭羿如遭雷擊。

“媛兒,你…你說什麼?”

蕭羿瞪大著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蕭媛兒說的話。

“媛兒…這件事情有蹊蹺,我剛剛是覺醒了至尊級血脈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才變成這樣……”

他慌忙解釋道。

“你給我點時間,我說不定還能夠再度崛起,到時候,我們還是能夠一起去天水學院修煉的……”

“夠了!”

蕭羿話冇說完,就被蕭媛兒打斷。

“你憑什麼能做到再次崛起?你的天賦連普通武者都不如,又憑什麼讓天水學院看上?”

“還至尊血脈?整個龍界有幾個至尊血脈,你倒好,為了麵子什麼話都說得出口?你不妨問問你自己,你一個廢物配得上至尊血脈嗎?”

在龍界,血脈的種類繁多,從弱到強被人類分為了人,地,天,至尊四個等級,每個等級又分為了五品。

正如蕭媛兒所說,至尊級血脈稀缺無比,哪怕是整個龍界,也冇有幾個人能夠覺醒出來。

蕭媛兒的語氣無比冷淡,眼中甚至同樣的,也閃過一絲嘲弄之色。

蕭羿的腦袋不由嗡地一響,整個人如墜冰窟。

這,曾經對自己溫柔體貼的蕭媛兒,怎麼會對自己說出這樣的話來?

“蕭羿,我的話或許有些不中聽,可卻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本來,我是真的有想過和你一起進天水學院學習,有想過成為你的伴侶,可惜,你太不爭氣了。現在,一切都該結束了,你和我,註定不是同一個人世界的人。”

蕭媛兒看蕭羿的目光變地越發淡漠,如同一個陌生人。

下一刻,蕭媛兒就冇有再去看蕭羿一眼,她邁動蓮步,在眾人的注視之下朝遠處走去。

看著蕭媛兒冷傲的身影,蕭羿心中不由一寒。

但很快,他心中卻像是有什麼包袱卸了下來。

“原來,她是這種人……我算是明白了。”

“哈哈哈,你們聽到了嗎,這個廢物剛纔說自己覺醒了至尊血脈誒?”

“吹牛逼誰不會啊?我也覺醒了至尊血脈,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人階三品呢!”

“媛兒小姐說得對,這種貨色,的確配不上媛兒小姐,還是有多遠滾多遠吧。”

嘲諷和譏笑徹底爆發,如海浪般向著蕭羿席捲而來。

這些年,蕭家眾人都在暗地裡嫉妒蕭羿,現在看到他落魄的模樣,心中不由感到一陣暢快。

“這就是現實嗎?冇有實力,在這個世上果然會被人看不起。”

感受到所有人對自己的態度變化,蕭羿在心中歎氣道。

不過,他的目光,卻變得越發淩厲起來。

“從小到大,不管是父母,還是義父都對我報以了極大的期望,我不能夠就這樣自甘墮落!我一定要查清楚,我的至尊血脈消失的原因。”

蕭羿緊緊握了握拳頭,神色堅定。

而就在這時,蕭羿的腦海裡,響起了一道隻有他自己聽得到的空靈悅耳聲。

“主人,您放心,我有辦法讓你再度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