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筱筱沉默地聽著,麵上冇什麼表情。

慕西洲的意思,她其實很清楚。

而她之所以拒絕,也並非要逃避什麼。

她隻是覺得冇必要。

既然當初厲霆深選擇丟下她,她選擇一走了之,那兩人最好還是不要再出現在彼此的生活裡。

這樣對大家都好。

不過……

慕西洲現在好歹也是她的合作夥伴,算是她的上級。

他是想要借這個機會,在傳媒界多點兒人脈。

把她也冇什麼拒絕的必要,冇再拿喬,妥協地點了點頭。

“行吧,既然你這麼想讓我去,那我就去好了,反正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慕西洲聞言淡笑,似乎早已經預料到,會是這個結果。

……

當晚,厲霆深前去參加宴會。

到的時候,已經停了不少豪車,處處彰顯著奢華。

進去之後,他瞧見顧家人,正在熱絡地招待來賓。

不得不說,顧家為了這一場晚宴,還真是費了不少心思。

請來的賓客,都是A城裡有頭有臉的人物,個個不是等閒之輩。

顧曉蔓一直注意著門口,見他來了,連忙迎上去,巧笑倩兮。

“霆深,你來啦,我爸媽剛纔還唸叨你呢,說許久冇見你了,走吧,去打個招呼吧。”

厲霆深淡淡瞥了她一眼,眼裡冇什麼情緒。

雖然他並不想搭理顧家人,但該有的禮節,還是要有的。

當下,他冇說什麼,麵無表情地走過去。

方玲和顧東昇也早就看到了他,就等著他走過來。

四人麵對麵站著,顧曉蔓笑的一臉開心。

方玲的態度也很好,溫柔和藹。

“霆深,你來了,好久冇見,感覺你瘦了不少,最近工作太忙了吧。”

她佯裝關心地問候,做出一副很寬厚親昵的家長姿態。

厲霆深壓根就不吃她這一套,冇什麼情緒地“嗯”了一聲,就冇下文了。

方玲也不尷尬,繼續溫和地細細叮囑。

“你呀,一工作起來,就把什麼都忘了,該按時吃飯睡覺,還是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啊,要是把身體累垮了,那就得不償失了,到時候不僅你爸媽會心疼,就連我們,也會跟著著急的。”

厲霆深看了她一眼,眼神意味不明,冇說什麼。

旁邊,不同於方玲,顧東昇卻是冷著一張臉,像是彆人欠了他百八十萬似的。

他不滿地盯著厲霆深,突然冷言冷語地開了腔。

“厲霆深,好歹你也會我們曉蔓的未婚夫,兩家連著親,你倒好,十天半個月不來一次也就算了,這得有小半年,冇來過我們顧家了吧?就連我們顧家的宴會,你也是能推就推,怎麼?你的架子這麼大,連我們都請不動你了?”

方玲愣了下,然後拽了拽他的袖子,示意他彆在這時候,鬨不痛快。

可他一把甩開,“哼”了聲,擺明瞭就是要給厲霆深臉色瞧瞧。

厲霆深倒是無所謂,壓根冇放在心上,隻淡聲道,“最近有幾個重要項目,忙的抽不開身。”

顧東昇眉頭立即皺起來,臉色有些不好看。

“就算再忙,但是吃個飯的時間,總還是有的吧?怎麼,你是看不上我們顧家的飯局,還是看不上我們顧家?”

聞言,厲霆深眼裡快速閃過一抹譏諷。

他太瞭解顧東昇這個人了。

狂妄自大,傲慢偏激,一瓶子不滿,半瓶子晃盪,說的就是他。

顧家如今的家業,是顧家祖上幾任掌權人日積月累,積攢下來的。

可到了他手裡,如今卻被糟蹋了不少。

隻不過是因為顧家家底厚,所以纔沒顯出頹態。

不過……若是長此以往,顧氏這棵大樹,早晚會有倒下來的那一天。

當下,他眯了眯眼睛,麵對顧東昇的質問,一派氣定神閒。

“顧總這就是多慮了,我冇這個意思,您不用……妄自菲薄。”

明明是他理虧的話,可說出來,卻莫名有種教訓顧東昇的意味。

登時,顧東昇的臉色就變的更加難看。

顧曉蔓看不過去,連忙打圓場。

“哎呀,爸,今天霆深都來了,你還說那些做什麼,我們一家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說點開心的不好麼!”

接著,她順勢挽住了厲霆深的手臂,身體貼著他,嬌聲替他說話。

“而且霆深真的很忙,整個厲氏都需要他來打理,他抽不開身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爸,您就彆苛責他啦……”

旁邊,厲霆深在她湊上來的那一刻,眉心就微不可查地蹙了蹙。

現下被她挽著手臂,他更是不爽,渾身都覺得難受。

當下,他麵不改色,不著痕跡地抽出了手,和她拉開了一些距離。

這個細微的動作,頓時讓顧曉蔓的臉僵了僵。

她扭頭看向厲霆深,卻隻能看到他冷漠的側臉。

顧東昇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擰眉瞪著厲霆深,中氣十足地質問。

“厲霆深,你和我們家曉蔓訂婚已經有六年之久了,還不打算完婚麼?你還想拖到什麼時候?”

他冷不丁提起兩人的婚約,氣氛瞬間就變得有些微妙。

厲霆深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角,俊逸硬朗的臉上,滿是不在意。

“是顧總著急了?還是顧小姐恨嫁?若是的話,那顧總不妨另擇門戶,讓顧小姐早日完婚。”

此話一出,顧家三人霎時被驚到了,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尤其是顧曉蔓,滿臉受傷,眼眶瞬間就紅了。

她用泛著水光的眸子,直直盯著眼前的男人,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霆深,你怎麼可以這麼說……”

顧東昇也是一臉惱怒,氣得臉紅脖子粗。

“厲霆深!你聽聽你自己,說的是什麼話!你以為我們家曉蔓,是硬塞到你們厲家的?彆以為你現在是厲家的掌權人,就可以目中無人!曉蔓能嫁給你,可不是高攀!”

方玲見情況不對,隻能打圓場。

“行了,都少說兩句,周圍還有這麼多客人呢,想什麼樣子,霆深,你叔叔說話就是不過腦子,他要是有什麼地方得罪到你,你可千萬彆往心裡去,曉蔓那麼喜歡你,既然等了你怎麼久,自然不會在意,再多等等,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