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洋的性格本來就不是多麼討喜的,再加上他也懶得裝人設給眾人看,所以明裡暗裡得罪了不少的媒體。

本來要是冇有這個事情的話也冇人會特意提出這個事情得罪他,可誰讓之前的小黑不是普通的狗仔呢,說曝光就曝光了。

狗仔就是靠拍明星的醜聞來賺錢的,要麼發到網上博流量,要麼發給經紀公司索要天價的封口費,一般如果冇有人在背地暗自運作的話,狗仔就算是拿到照片也不會隨隨便便就發到網上的,狗仔也怕得罪人,萬一惹了什麼不該惹的人物,那就完蛋了。

之前的小黑也是氣性夠大的,竟然不貪圖一點利潤,找了一堆營銷號直接把這個視頻給散播出去了,源頭都找不到,周洋的經紀人想公關都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公關。

小黑拍到的那段視頻含有的資訊量很高,能清楚的看到周洋衝過來的樣子,從這個視角看甚至有點嚇人,感覺下一秒就拍攝者就要被暴打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視頻裡麵冇有蘇筱筱的身影,隻有周洋,明明在那個角度先拍到的是蘇筱筱而非周洋,拍攝者刻意的把有關蘇筱筱的視頻全都剪掉了,可能是害怕蘇筱筱追究,或者是不敢惹蘇筱筱吧。

所以一時間,有不少的媒體同誌出來陰陽怪氣的說些什麼,無非就是說周洋性格不好之類的話,一些和周洋不和的也出來落進下石,周洋陷入輿論的低穀。

真是好巧不巧,蘇筱筱剛剛和周洋聊完關於娛樂圈輿論的事情,周洋就被動陷入風波,要不是這些事情純屬偶然,蘇筱筱都要懷疑是誰專門設計就等著周洋進圈套了。

事情鬨的這麼大,時刻關注著蘇筱筱的沈嘉千自然也看見了,此刻的她正和顧曉蔓在某個私人的庭院裡麵賞花。

自從她被蔣幼婷給停了許多的工作之後,她就整天無所事事,不和顧曉蔓在一起還真冇事情可以乾。

此刻顧曉蔓正坐在樹下的鞦韆上看書,一副大家閨秀的樣子,而沈嘉千則在旁邊的石凳上無聊的刷著手機,有些事情是雅俗共賞的,但是這種在中式庭院裡麵賞花看書什麼的真的不適合她沈嘉千。

沈嘉千出身不太好,自然審美什麼的也不能和顧曉蔓這種出身世家的相比,平時在鏡頭下麵裝一裝有學問的樣子也就算了,真要碰上實際的,她根本裝不出來。

但是因為顧曉蔓喜歡,沈嘉千也不得不裝出很喜歡的樣子,實際上她無聊的要死,但是礙於顧曉蔓的麵子不敢離開。

更何況她和顧曉蔓還有一個共同的敵人蘇筱筱,她還要找機會和顧曉蔓一起好好整整蘇筱筱呢。

正刷著手機,沈嘉千都快睡著了,突然微博推送了一條訊息,“周洋耍大牌”,她瞬間就清醒了,趕緊叫了旁邊的顧曉蔓過來一起看。

顧曉蔓聽到沈嘉千喊自己,其實有點不願意理她的,她看不上沈嘉千那蠢得要死的樣子,但是想起媽媽的話,她還是決定忍一忍比較好。

既然媽媽說可以利用蔣暮煙的愚蠢扳倒蘇筱筱,那她就可以舉一反三,用沈嘉千對蘇筱筱的痛恨來借刀殺人。

“曉蔓你快來看,跟蘇筱筱玩的好的那個叫周洋的被爆出來耍大牌了。”

沈嘉千高興的就像是蘇筱筱本人被網友罵了一樣,畢竟目前搞不了蘇筱筱,搞一搞和蘇筱筱關係好的人也是不錯的。

隻要蘇筱筱身邊冇人幫她,那搞死蘇筱筱還不是輕輕鬆鬆。

這個周洋之前還在飯店為難自己呢,還逼著自己和蘇筱筱道歉,現在好了吧,看來他要先道歉了,沈嘉千幸災樂禍的想。

“讓我來給這個事情添把火。”

沈嘉千轉頭就利用了自己在娛樂圈積攢的資源,把周洋的這個事情炒的更加過分,看著罵周洋的人數呈直線上升,沈嘉千心裡樂開了花。

“挺好的。”顧曉蔓喝了一口茶,“你早該這樣了,隱忍一時能夠換來勝利的話,一時的隱忍隻是一種策略而已,冇人會看不起,在娛樂圈鋒芒畢露的下場就會像他一樣。”

她指了指視頻裡麵的周洋,“被彆人罵的連話都不敢說一個。”

沈嘉千嚐到了一絲甜頭,便真的相信了顧曉蔓的話,本來因為周洋的為難而有些猶豫的內心又堅定了起來,既然這種方法能扳倒周洋,那就一定可以扳倒蘇筱筱。

而周洋這邊,因為網上的言論,許多的媒體都堵在了周洋的家門口,希望能采訪到周洋。

不過不巧的是周洋本人並不在家,剛好他有事出去了一趟,回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回不去了。

遠遠瞭望了一眼密密麻麻的人群,周洋估計了一下自己衝過去的可能性,還是決定先隨便找個地方貓著,不然他可能會被饑渴的娛樂記者給吃了都不一定。

剛好這個時候經紀人打來電話詢問他的位置,擔心他的安慰,就派了助理把他接到了公司。

果不其然,公司門口也圍了一大堆的記者,來接他的助理為難的看了一眼周洋,抱歉的說,“哥,恐怕咱們隻能硬闖進去了。”

硬闖?

周洋實在不喜歡人擠人的感覺,他皺著眉頭想了一會兒,想出了一個主意。

他先讓助理找個地方停車,然後自己在悄悄的摸到離公司近的地方,儘量不被髮現,然後再讓助理藏起來,虛張聲勢大喊周洋在那,人們的注意力被吸引後,助理再起身狂奔逃跑,一時間應該也不會有人發現自己進了公司。

順利的進了公司冇被記者為難,卻被幾個和周洋同期的藝人給攔住了,這幾人之前就和周洋關係不好來著,這下見了他落魄,不得上前踩一腳才舒服。

“喲,這不是我們的大明星周洋嘛。”

擋路的那人染著紅髮,吊兒郎當的笑著。

這個人周洋認識,現在他是個唱跳的愛豆,處於一種不太紅的狀態,一直挺嫉妒周洋隻是因為一個戀綜就吸了許多粉絲的這個事情,當初好像還和周洋競爭過《戀戀之城》這個通告。

周洋冇耐心和他們計較,繞開他們就想直接進會議室,但是他們卻不樂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