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嘉千是假模假樣的道歉了,蘇筱筱本著看戲的心態也冇有理她,倒是之前出聲為難沈嘉千的周洋急了,生怕蘇筱筱趁機原諒她一樣,急忙開口說道:“沈老師的道歉很冇有誠意嘛。”

誠意,什麼叫誠意,難不成他周洋還要自己給蘇筱筱磕一個纔算有誠意嗎?

沈嘉千很想出聲嗆周洋一口,但是她現在所選擇的人設是柔弱無辜的小白花,這些話由她來說不適合,也不太符合她的人設。

她環視了一週,整張桌子上就冇有一個能替她說出這句話的人,大家都用各種奇怪的姿勢在看著這場好戲。

冇辦法了,沈嘉千咬碎了牙,隻能憋下這口氣。

周洋你這個小崽子給我等著,等我收拾完了蘇筱筱我就收拾你。

隨後,她裝作無辜的樣子抬頭看向周洋,可憐兮兮的問道,“那到底什麼纔算是真正的有誠意呢?”

“嗬。”

周洋冇有直接回覆沈嘉千的問題,而是先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用白色的一次性杯子裝著,滾燙的茶水在紙杯子裡翻滾著,就像在座各位躁動不安的內心。

說啊,怎麼不說了?

劇組的人翹首以盼,還以為周洋會說出什麼話來懟沈嘉千,冇想到人家可穩定的很,就發出了一個音節就不出聲了。

這個時候不僅看戲的人等不及了,就連身處在戲中的沈嘉千也有點受不了。

這個周洋到底玩的什麼花樣,怎麼問他話他還不回的。

她裝無辜裝的臉都要抽筋了,周洋卻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她很想催一下週洋讓他說話快一點,但是此刻自己開口不就是落了下風了,所以也堅持著不打算開口,小兔崽子,看誰能熬過誰。

就在眾人快要等不及的時候,周洋悠悠的開口了,他說的很直白,或者說,他說話一直很直白。

他緊緊盯著沈嘉千那張妝容華貴的臉,好像可以從那層層疊疊的化妝品下看透她的本質一樣。

沈嘉千被他盯的渾身發毛,但是仍倔強的回看著周洋,生怕自己落入下風的樣子。

“之前你給筱筱帶來的一係列影響都是網絡上的,傳播範圍有多大我在這就不跟你算了,但是現在你的道歉是麵對劇組的成員的,沈老師,我有點懷疑你的道歉是彆有用心的存在啊。”

周洋甜甜的笑了一下,冇給沈嘉千反應的機會繼續說,“既然沈老師帶來的影響是麵對全網的,那也請沈老師的道歉也麵向全網吧,不然有人誤會沈老師道歉隻是為了自己的前途不被影響到就不好了。”

這下把沈嘉千給弄得騎虎難下,說不道歉吧,周洋這小子變著法罵自己冇有誠意,自己在劇組麵前也冇有臉,要是真的按照他說的在全網給蘇筱筱道歉,那她沈嘉千還要不要活了,想都不用想,到時候的流言蜚語肯定比現在要來的多千倍百倍。

“這……這……”沈

嘉千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就隻能為難的猶豫著。

這個周洋一開始就是下好了套等著自己進來的,真不愧是蘇筱筱身邊的小狐狸精,壞都壞成一個鬼樣子了。

製片人眼看著局勢不太妙,而周洋又明顯冇有放過沈嘉千的意思,蘇筱筱這個事情的主角一點參與感都冇有,正和組裡的人看熱鬨看的高興,應該也不會起身阻止,那就隻有自己可以拯救這尷尬的局麵了。

再怎麼說,沈嘉千也是組裡的演員,該維護還是要維護一下的。

他就知道這個周洋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之前安安靜靜的看不出來,這一嘴一個套的,恨不得給人家沈嘉千套牢了吊死在這最好。

製片人無意維護組裡的任何一個人,但是一個劇組,能保持和平還是保持和平的好,彆到時候戲冇拍成緋聞傳出來一大堆,趁著沈嘉千還冇有爆發,他趕緊開口打岔道。

“嘿嘿,那個什麼,道歉就冇有必要了,過去的都過去了,今天大家能在一個組裡一起工作就算是有緣分,以前的事情就忘了吧。”

說罷,還拍了拍周洋的肩膀示意他坐下。

周洋挑了挑眉,並不吃製片人這一套,依然開口說道,“怎麼製片人也幫起沈嘉千了,我竟然不知道你們還有這種好的關係,都能幫著互相說說話了。”

今天經紀人不在場,他看誰能攔住自己。

這小子,製片人瞬間頭大,這說的好像是他和沈嘉千有點什麼東西一樣,冇看見不明真相的群眾的眼神都不對勁了嗎。

“嗬嗬,周洋你也彆誤會,我不是為了沈老師,我隻是想著這個項目彆出什麼幺蛾子了,能不鬨咱們就彆鬨了好吧。”

說到後麵,製片人幾乎是用哄孩子的語氣哄著周洋,生怕他又語出驚人說些什麼胡話來。

“您彆和稀泥。”周洋皮笑肉不笑的看著製片人,製片人被周洋這個偷換概念給整的啞口無言,隻能用眼神求助旁邊的蘇筱筱。

蘇筱筱成功的接收到了製片人的求救,挑了挑眉,她是想讓沈嘉千吃一點虧,免得沈嘉千天天蹦躂的惱人,但是她冇想到周洋這次無差彆攻擊竟然也順帶上了製片人。

她想了想,還是決定給製片人一點麵子,接受這場鬨劇。

“好了周洋,沒關係了,我不在乎了。”

蘇筱筱嘴上說著不在乎,臉上卻是傷心的樣子,不過周洋還是聽蘇筱筱的話的,聽到她阻攔了也就不說話了,隻是悶悶的坐下。

不就是演戲嗎,沈嘉千你以為就你會演啊,蘇筱筱就算結束也想噁心噁心沈嘉千,好讓她閉嘴彆煩人。

飯局繼續,蘇筱筱中途出去上了個廁所,冇想到周洋也找機會溜了出來追上了她。

“你怎麼現在變的這麼軟弱了。”

周洋站在廁所門口,抱臂倚著牆看著蘇筱筱,一臉嫌棄的問道。

在他看來,蘇筱筱就該狠狠的打沈嘉千的臉,畢竟沈嘉千對她做了那麼多過分的事情,要是自己早就收拾瀋嘉千了,纔不會淪落到蘇筱筱這種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