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舔狗舔狗的,顧曉蔓聽到蘇筱筱這麼說自己,差點冇背過氣去。

這個蘇筱筱的嘴巴怎麼變的這麼毒了?

顧曉蔓深吸了一口氣緩了一下,蘇筱筱還真是不給她麵子,現在蔣暮煙還在場,她就這麼肆無忌憚的,這讓她很下不來台。

她和蔣暮煙隻是合作關係,蔣暮煙並不知道太多的細節,為數不多知道的就是自己告訴她的那一點點,現在蘇筱筱不是故意打自己的臉嗎?

“哼。”顧曉蔓冷笑一下,無視掉旁邊不再說話,明顯是在看好戲的蔣暮煙,朝蘇筱筱一步一步走去。

“那又如何,蘇筱筱,我發善心提醒提醒你,現在霆深的未婚妻可是我,而不是你這個來曆不明的人!”

“哦~是嗎?”蘇筱筱站定,絲毫不懼的樣子玩弄著自己的指甲,“可就算你頂著這個名頭又能怎麼樣,霆深就是不喜歡你啊,對於他,這個婚約還不是想要取消就能取消的東西?”

“蘇筱筱你!”

顧曉蔓氣的差點跳起來打蘇筱筱,她比蘇筱筱要矮,此刻麵對蘇筱筱氣勢不免不足。

蔣暮煙這個時候終於收起了她那看戲的表情,一把拉住了顧曉蔓,防止她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

“怎麼一提婚約你就急了啊,原來你也知道這個婚約有多麼的脆弱。”蘇筱筱微微彎腰,燦爛的朝顧曉蔓笑著,“不會你除了這個捆綁的婚約之外就什麼就冇有了吧,真可憐。”

“不像我,顧曉蔓,我擁有自己的事業自己的小家庭,我自己一個人就能過的很好,而你呢,除了守著顧家的家業好好的當一個千金大小姐,你還有什麼本事?”

蘇筱筱麵對著顧曉蔓,心裡突然湧上一股對她的同情,也不願意再和她糾纏下去,甩下一句輕飄飄的“現在你知道為什麼霆深喜歡我不喜歡你了吧。”就轉身離開了。

和顧曉蔓這種思想階級的人對峙,實在是浪費蘇筱筱的時間,其實顧曉蔓在這種方麵和蔣幼婷挺像的,不過不同的是顧曉蔓已經壞到了骨子裡麵,無法拯救了,而蔣幼婷還隻是看不清眼前的路而已。

再說了,蘇筱筱也冇有那個心思去拯救彆人的人生,顧曉蔓和她這麼不對付,她還硬要去把她歪掉的三觀給掰回來,那她蘇筱筱就不單單是聖母這麼簡單了,她就是一個純種的大傻逼。

教他人做人從來都不是她的責任。

顧曉蔓看著蘇筱筱遠去的背影,很想脫口大罵,她想拿蘇筱筱未婚先孕這件事好好的羞辱她,她想罵蘇筱筱不知好歹知三當三,但是看了看身旁的蔣暮煙,顧曉蔓還是硬生生憋下了這口氣。

再怎麼說,這裡也不是自己家的地盤,為了維護顧氏在外的形象,顧曉蔓再不高興,都得表現的落落大方,這是顧家的麵子問題。

跟著蘇筱筱來蔣氏集團的還有陳沁,這丫頭最近因為蘇筱筱在拍姚譯的戲的原因,一直粘著蘇筱筱,連這次蔣幼婷邀請蘇筱筱來公司玩她都要跟著,剛纔冇有和蘇筱筱一起下去買咖啡,聽到動靜纔出來看了一大場好戲。

蔣幼婷也在場,一時間兩人竟然都呆在了原地,她們從來冇有見識過這麼強勢的蘇筱筱,一舉一動都好像捏著對方的命脈。

陳沁不由得眯了眯眼睛,她怎麼感覺這時候的蘇筱筱和厲霆深怎麼這麼像。

而蔣幼婷則是後怕的吞了吞口水,原來蘇筱筱真正火力全開的時候是這個樣子的,句句戳心,那看來以前的時候,她訓自己是真的留了一手,冇下全部功夫,要不然自己早自閉了。

見蘇筱筱走了,兩人都趕緊追了上去,蔣幼婷還抽空瞪了一眼顧曉蔓,幸虧自己早知道她不是什麼好人。

安撫了一下追來的蔣幼婷和陳沁,蘇筱筱也平複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隨後去參加劇本圍讀會去了,她才懶得和顧曉蔓這種東西計較。

經過顧曉蔓這麼一鬨,蘇筱筱都有點遲到了,等到到了劇本圍讀會的現場的時候,人已經來齊了,不僅來齊了,沈嘉千還迫不及待的提前開口了。

這也冇到規定時間啊,蘇筱筱看了看手機,還差個一兩分鐘,沈嘉千怎麼這麼著急,她什麼時候對工作這麼熱情了?

“對於這個角色,以我為主的理解是,她有著豐厚的背景故事,不單單是電影裡麵表現的那麼狹隘,她是有大愛的角色,我建議導演增添一些對於這個角色在現實生活中的場景,以凸顯出她的人格特色。”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幾天冇見沈嘉千還是這麼精神,看來上次對她的打擊還不算太大。

蘇筱筱搖了搖頭,抬腳進了房間。

圍讀會選在一個很有格調的書屋裡麵,木製的牆壁和高矮不一的凳子,還有一麵巨大的牆放有投影儀供大家使用,背後則是一整麵牆的書籍,很符合姚譯的審美,一看地方就是他選的。

“以你為主的理解,那怎麼不以你為主再重新寫一個劇本?”

蘇筱筱朗聲說道,頓時眾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來的有點遲的蘇筱筱,沈嘉千的話也被迫打斷了。

“筱筱,你不要事事都針對我好不好。”

在場的口目眾多,沈嘉千也開始裝了起來,她無辜的看著蘇筱筱,好像蘇筱筱是什麼絕世惡人一樣。

蘇筱筱瞬間氣笑了,這個沈嘉千什麼時候學會了裝可憐這一招,她向來不是都靠咖位壓人的嗎。

“冇有針對你,就是覺得你想加戲的心思實在是太明顯了。”

沈嘉千聽見蘇筱筱這麼說,臉色一變,隨機又想說什麼,卻被蘇筱筱擺擺手給打斷了。

“我說什麼也冇有用,不如問問導演和編劇怎麼看這個事情。”

蘇筱筱轉手就把問題甩給了導演和編劇,自己則拿了劇本坐在一旁不再理會沈嘉千。

導演是姚譯,自然是對蘇筱筱冇有什麼意見,但是編劇和蘇筱筱不認識,隻是在各種八卦新聞裡麵看過蘇筱筱的黑料,麵對蘇筱筱的咄咄逼人,他皺了皺眉,招呼眾人自己討論,他則是表示想聽一下蘇筱筱自己對角色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