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我還是希望他們不要在一起,鬨掰了最好。”

陳沁突然冷不丁冒出這一句話,蘇筱筱懵了一分鐘才意識到,她說的是之前的蔣老爺子和蔣暮煙的事情。

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迴應陳沁的這句話,自然那種傷感的感覺也被這荒誕給沖走了。

蘇筱筱哭笑不得,剛想抬手敲敲陳沁的腦袋聽聽裡麵裝的是什麼東西,顧曉蔓就一副主人的姿態上了台,親密的和蔣暮煙站在一起,好像是多年的姐妹一樣。

“謝謝大家。”

顧曉蔓甜甜一笑,眼神不自覺的飄向了台下的厲霆深。

而不巧,厲霆深此刻正注視著蘇筱筱,根本就冇注意到顧曉蔓的視線。

顧曉蔓看見這一幕,一口銀牙都要咬碎了,但是現在大家都在看著她,她為了維護大家閨秀的身份,也隻能忍著,裝作什麼都冇看見的樣子,移開視線繼續說道。

“謝謝大家的支援,顧氏這次與蔣氏的合作一定會旗開得勝,為了表達對慈善事業的支援,我們決定,把合作所得來的百分之五十的利益全部捐獻給慈善協會!”

台下又是一片掌聲,比蔣暮煙說話那次熱烈多了。

“謔,大手筆啊。”

陳沁一副看熱鬨的表情,蔣家和顧家都是大企業,一個項目的百分之五十可不是什麼小數目,這麼多錢給捐了也不心疼。

蘇筱筱則是冷笑一聲,顧曉蔓這麼長時間冇見,還是這個白蓮花的德行,明明是蔣家和顧家共同捐贈,被她這麼一說,就好像隻有顧家捐了而蔣家冇捐一樣,她真是到哪裡都要維護自己假模假樣的真善美形象。

冇看見旁邊的蔣暮煙臉色都變了,看來他們這個合作也冇有看起來這麼和諧嘛。

這樣的話,蘇筱筱就放心多了,隻是還是有點為蔣老爺子惋惜,辛辛苦苦打拚下來的基業就被蔣暮煙這個傢夥給破壞了。

“媽媽,我想吃那個。”

笙笙搖了搖蘇筱筱的手指,指向了那邊餐桌上擺放的小甜點,笙笙一向喜歡這類好看的東西,盯這塊小蛋糕有段時間了,隻是一直冇找到機會去吃。

“行。”蘇筱筱牽著笙笙的手,給她拿了一塊蛋糕,囑咐道:“今天已經吃了很多甜的東西了哦,這是最後一塊,不能再吃了,再吃的話牙齒會痛痛的。”

笙笙懵懵懂懂的點了點頭,蘇筱筱笑著站起身,一起來就看到了蔣暮煙和顧曉蔓正攜手向自己走來。

“筱筱。”

蔣暮煙笑的像一朵花,好像已經忘了之前她在片場是怎麼對蘇筱筱的一樣。

她熱情的握住了蘇筱筱的手,蘇筱筱皺了皺眉,不著痕跡的把手抽了回去,然後再把蘇笙笙安置到了一旁的沙發,自己應付這個蔣暮煙。

“蔣小姐。”蘇筱筱擺出官方微笑,這種場合她應付的多了,不差她蔣暮煙一個,“好訊息我都聽到了,提前恭喜你們合作順利。”

場麵話誰不會說,至於是不是真心,冇人在乎。

“筱筱你客氣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顧氏集團的大小姐,顧曉蔓,曉蔓,這是蘇筱筱。”

蔣暮煙側身將顧曉蔓介紹給蘇筱筱認識,蘇筱筱扯了扯嘴角,麵對顧曉蔓,她真的連裝都裝不出來。

這個大熟人還用得著蔣暮煙介紹,顧曉蔓如同當年那樣,向蘇筱筱點了點頭並微笑。

見顧曉蔓冇有戳穿說和自己認識的事,蘇筱筱也懶得提起,敷衍的回了她一個微笑。

“筱筱和我們的蔣老爺子可是忘年交,關係可好了。”

蔣暮煙笑嗬嗬的,好像冇有注意到蘇筱筱和顧曉蔓的暗流湧動,又說道。

“她當年可幫了我們蔣氏集團好多,曾經有一段時間,蔣氏是靠筱筱力挽狂瀾才挽回頹勢的,按理說筱筱可是我們蔣氏集團的大恩人呢。”

“哦?”顧曉蔓偏了偏腦袋,一臉吃驚的望向蘇筱筱,“筱筱,這件事情我怎麼冇聽你說起過。”

“你們認識嗎?”蔣暮煙突然來了興趣,“那我剛纔還費力氣介紹,哈哈,原來大家都是朋友,這一切都好說了。”

蘇筱筱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這裡是公眾場合不好和顧曉蔓翻臉,不就是演戲嘛,她蘇筱筱最擅長的就是演戲。

“這不是一直在國外有時差嘛。”蘇筱筱笑眯眯的看著顧曉蔓,“也不是什麼大事,就不煩到顧小姐了。”

蔣暮煙對蘇筱筱和顧曉蔓產生了興趣,又追問道,“筱筱是怎麼和曉蔓認識的,我都不知道這回事,要是知道不就早和顧氏合作了,還用等到今天。”

蘇筱筱實在是冇心情提起當年的事情,麵對蔣暮煙的追問選擇了沉默,反正她不說蔣暮煙也不能逼著她說。

但是顧曉蔓生來就是要蘇筱筱不快的,見蘇筱筱不肯說,她開口了,顧曉蔓嘴角微微翹起,用近乎挑釁的眼神望著蘇筱筱,慢慢的開了口。

“哎呀,還不是因為霆深,筱筱之前和霆深有交集,我又是霆深的未婚妻,所以才認識筱筱的,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顧曉蔓也不願提起當年的事情,但是她又不想放過任何一個噁心蘇筱筱的機會,隻好模模糊糊的開口給蔣暮煙解釋。

“是這樣啊。”

蔣暮煙似笑非笑的,眼神不停在蘇筱筱和顧曉蔓之前流轉,事情變得有意思起來了。

之前厲霆深一副和蘇筱筱親密無間的樣子,她都以為蘇筱筱私底下和厲霆深有一腿了,結果現在又冒出一個顧曉蔓說是厲霆深的未婚妻。

蔣暮煙回國冇多久,還不知道未婚妻的事情,但是看厲霆深和蘇筱筱的關係,這個顧曉蔓肯定很嫉妒蘇筱筱。

“喔,那厲總和筱筱關係一定很好吧,前段時間厲總還維護筱筱呢,曉蔓,這個事情你應該知道吧。”

顧曉蔓哪裡知道這個事情,現在聽到蔣暮煙說起,差點冇忍住撲到蘇筱筱的臉上。

她臉色扭了扭,扯出一個僵硬的微笑,“是啊,這個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