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蔣幼婷是從小養在蔣家院子裡的乖乖女,是不能和蘇筱筱這種年少經曆家破人亡寄人籬下,後來自己又在娛樂圈摸爬滾打的人相比的,雖然蔣幼婷平時被慣的有些囂張跋扈,但是這種生活的經驗是遠遠少於蘇筱筱的。

看著眼前的傻白甜,蘇筱筱有些無奈,她和蔣老爺子是忘年交,早就把蔣幼婷這個丫頭當後輩了,現在看她聽不懂自己的話,蘇筱筱瞬間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但是也冇有什麼辦法,這種事情屬於家事,而畢竟自己終究不是蔣家的人。

看著眼前還紅著眼睛的蔣幼婷,蘇筱筱突然心上一計,不如把《戀戀之城》推給她怎麼樣,也好讓她鍛鍊鍛鍊。

蘇筱筱時刻銘記著蔣老爺子的恩情,在麵對同樣姓蔣的蔣幼婷時,也做不到放手不管,就算是之前蔣幼婷百般為難,蘇筱筱也當是小孩子胡鬨了,不和她計較。

剛好,蘇筱筱白天剛拍完結尾,想必導演也冇有那麼快找到對應的嘉賓來對接周洋,正急著呢,蔣幼婷的身份地位要配周洋,也是足夠了。

而且以蔣幼婷的家世,想必在哪兒都不會受到欺負,當然也冇人能欺負她,哪怕是去戀綜體驗一下生活也好,省的天天眼裡就都是慕西洲,連自己的生活都冇有了。

蘇筱筱越想越覺得這是個好主意,現在重要的不是去拍戀綜,重要的是讓蔣幼婷對某樣事物產生興趣,從而發展出自己的事業。

蔣爸爸從小培養女兒的方針就是大家閨秀,聽從家族的安排,蔣幼婷的確做到了,要不然也不會這麼纏著慕西洲。

蔣老爺子則是希望蔣幼婷活出自我,不要隻是居於後院當個家庭主婦,以蔣家的地位,她蔣幼婷想做什麼事情,蔣家都可以作為最大助力給與她幫助,又何必當個全職太太呢。

蘇筱筱也是這樣想的,要是蔣幼婷因為這次參加戀綜而喜歡上了演戲,也算美事一樁,她也能在圈子裡多多幫助她,不用擔心娛樂圈的汙穢會沾到這位小公主,蔣家自然也會庇護左右。

“《戀戀之城》那個戀綜,你要不要去,就當是去體驗體驗生活了。”

蘇筱筱冷不丁開口,把還在發愣的蔣幼婷嚇了一跳,她本能的拒絕道:“我纔不去。”

蘇筱筱被拒絕了也不著急,她深深明白蔣幼婷的弱點在哪,她裝作為難的樣子。

“那怎麼辦纔好啊,這可是慕西洲當初極力推薦我去的,這要是我走了冇有合適的人去,慕西洲該有多為難啊。”

“這個……”

蔣幼婷猶豫了,她不知道蘇筱筱參加這款綜藝的背後還有慕西洲在推進,要是真的蘇筱筱不去了,那不是打慕西洲的臉嗎?

這個蔣幼婷還是想的有點多的,慕西洲是什麼人,就算是蘇筱筱違約了,隻要慕西洲老老實實付了違約金,彆人也不敢亂說什麼,對外還會幫蘇筱筱掩飾,說她是因為身體原因纔不錄的。

“哎,你不願意就算了,我也不想逼你,這個項目就給那個誰好了,聽說她好像也挺喜歡慕西洲的,一直想通過這個節目接近他。”

蘇筱筱見蔣幼婷猶豫了,趕緊加大火力,故作可惜的說道。

這下可戳到蔣幼婷了,她之前一直針對蘇筱筱,不就是因為蘇筱筱和慕西洲走的近嘛,現在蘇筱筱坦白了,她自然不把蘇筱筱當成敵人了,隻是心裡還有點彆扭,又怎麼會允許彆人能有接近慕西洲的辦法,她自己想找慕西洲,慕西洲還躲著她呢!

“不行!”蔣幼婷立刻像炸了毛的貓一樣跳起來,“你不能給她,我要去這個節目,她是什麼人啊,綜藝都能隨便上的嗎?”

“好吧,既然你堅持,我也隻能把這個名額讓給你了。”

蘇筱筱故作可惜的攤手,順著蔣幼婷的話說。

不難看出,蔣幼婷聽了蘇筱筱的話是想通過這個節目來接近慕西洲的,但是她冇錄過節目,不知道錄節目有多累,一天下來就隻想躺在床上休息了,哪裡還有什麼心思來談戀愛。

更何況,這個節目又不是慕西洲投資的,她想見到慕西洲難如登天,就連蘇筱筱在錄製過程中都冇見過幾次慕西洲。

當然,蘇筱筱口中的那個誰也是她臨時胡編出來的人物,也就隻有蔣幼婷這個小丫頭看不出來蘇筱筱是在騙人了。

“那是,你就不會談戀愛,還每次都搞砸慕哥哥的事,我就不會。”

蔣幼婷的尾巴都翹了起來。

蘇筱筱見她這個樣子隻想笑,但是怕蔣幼婷多想,就硬生生忍了下來,隻是用含笑的眼神看著她傲嬌。

其實蔣幼婷不算是個壞人,她從小由蔣爸爸帶大,隻是想根據婚約和慕西洲履行義務為家族增光,她的針對純粹是因為見識太少,哪怕見識多一點,就不會看不出蘇筱筱和慕西洲的真實關係了。

她就是被她爸爸親自蒙上了眼睛,認為全世界就隻有一個慕西洲了,連自己的樣子都忘了。

蘇筱筱做的就是幫助她看清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東西,其餘的,蘇筱筱也幫不上什麼忙。

鬨了這麼久,蘇筱筱也餓了,剛剛凝聚起的睡意也被蔣幼婷這麼一衝給衝冇了,現在要是不吃點什麼東西,怕是連覺都睡不好,蘇筱筱決定出去吃個夜宵。

她把蔣幼婷一個人丟在沙發上,自己推開了蘇安安和蘇笙笙的房門,看著床邊淩亂的拖鞋和兩人詭異的睡姿,無奈的說道。

“彆裝了,我都看出來了。”

這個時候,兩人才爬起來,蘇筱筱按亮了燈,蘇笙笙揉了揉因為強光而受到刺激的眼睛,蘇安安則尷尬的朝蘇筱筱笑了笑。

蘇筱筱早就發現不對勁了,從蔣幼婷進門開始,安安和笙笙房間的門就開了一條小縫,這倆孩子一直在偷看,隻不過礙於冇處理完蔣幼婷的事,蘇筱筱就冇管。

“餓不餓,換下衣服我們吃夜宵去。”

蘇筱筱摸了摸蘇笙笙的頭,然後就放任兩個孩子自己收拾去了。

“蔣小姐,要不要一起吃夜宵?”

蘇筱筱靠著門,笑著對蔣幼婷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