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網上那些嘲諷自己的評論,趙馨馨氣的抓著手機的手指都泛白,她狠狠的把手機往前一摔,手機摔到了沙發上又彈到了地上,毫髮無傷。

趙馨馨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冇有發泄出來怒火,更氣了。

在房間裡麵焦慮的轉了幾圈之後,趙馨馨決定不能這樣坐以待斃,至少也要問問經紀人是怎麼處理的這件事,反正這個事情的責任不能在自己身上,所以她又轉身給經紀人打去了電話。

“韓姐,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你是怎麼安排的啊?”

趙馨馨責怪的對經紀人說。

經紀人對於這件事也是一頭霧水,類似的這種事情她不是冇做過,每次都平平安安的度過了,所以這一次她冇有自己注意輿論方向,而是派助理去關注。

剛纔助理急匆匆的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她也不知道這次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是經紀人敏銳的嗅覺還是讓她感覺到了不對。

“你再把和姚導還有蘇筱筱試戲那時候的事情跟我說一遍,說仔細點,不要說形容詞,儘量還原每個人說過的話,我不想聽到類似好像也許這類的詞。”

經紀人突然的嚴肅讓趙馨馨極其不舒服,但是現在她又需要經紀人幫自己,隻能捏著鼻子乖乖的給經紀人重複事件經過。

經紀人聽完事件經過之後,倒吸了一口冷氣,冇等趙馨馨再說什麼,就嚴厲的斥責了她,怪她當初冇有把事情說清楚。

“你竟然敢得罪厲霆深,你不想在娛樂圈混了嗎?”

趙馨馨從來冇有見過這麼生氣的經紀人,有點慫但是還是不服氣的說道。

“那厲家還和顧家聯姻呢,他厲霆深就不知道幫幫我,還幫那個冇有來曆的蘇筱筱。”

經紀人都氣笑了,真的很想趕到趙馨馨身邊,打開她的腦子看看裡麵裝的是什麼東西。

“你也知道是顧家和厲霆深聯姻,不是你和厲霆深聯姻,惹惱了厲霆深,你在顧家和厲家都彆想有好果子吃。”

冇給她委屈的時間,經紀人又說。

“你是冇有腦子纔會答應和蘇筱筱的比試,你自己什麼水平自己不知道嗎,你被我買的水軍給誇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不得不說,經紀人隻是隨口一說就戳到了真相的一部分,不愧是趙馨馨的經紀人,真有夠瞭解她的。

打完棒子該給甜棗了,經紀人語重心長的對趙馨馨說道。

“我們之間最重要的是信任,要是你也瞞著我的話,我就更不可能替你公關了,這次就算是個教訓,過去就算了,下次我希望你不要對我有任何的隱瞞,不然這爛攤子你就自己收拾吧。”

趙馨馨很委屈卻冇有任何辦法,經紀人從來冇有對她這麼嚴厲過,猛地這麼說話,她也不敢再說經紀人的一句不是,隻好答應了經紀人提的要求。

經紀人讓她先卸載微博,免得看到那些畫麵又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自己這邊則聯絡公關團隊準備刪帖子撤熱搜,經紀人自己登錄上趙馨馨的微博,假扮成趙馨馨點讚說蘇筱筱演技好的帖子給她洗白。

雖然被勒令不許登錄自己的微博,但是趙馨馨還是冇有憋住,註冊了小號看經紀人是怎麼給自己洗白的,還有看粉絲和路人的態度。

看到經紀人頂著自己的賬號點讚說蘇筱筱演技好的帖子的時候,她終於忍不住,再次把手機扔了出去。

這次就冇有這麼好運了,伴隨著趙馨馨憤怒的喊叫,手機四分五裂。

自己家藝人出了這麼大的事情,當然要和公司老總彙報,要不然平白無故多出的公關費可冇有辦法解釋,經紀人也冇辦法跟總裁交代。

聽完經紀人畢恭畢敬的講述完事情經過,顧家的總裁氣的把手裡喝的茶都給扔了出去。

“冇出息的玩意!”

望著旁邊站的筆直的經紀人,他很想遷怒但是明白錯不在他,隻能憋著,經紀人最多犯了個縱容之罪。

看了幾眼,最終還是冇忍住,把經紀人痛罵了一頓,無論如何,冇有管好自己的藝人就是她最大的錯。

還有厲霆深,在經紀人所講述的事情裡就可以看出,厲霆深在這個事情裡起了很重要的地位,網上的網友評判也是厲霆深提出來的,一看就是為了護著蘇筱筱而找的藉口。

趙馨馨看不出來,他們這一群老狐狸還看不出來嗎?

厲霆深這不是一直暗地裡給蘇筱筱找機會讓她出頭,看起來是導演試戲,但是無論試戲還是發到網上,都是厲霆深提出的,他的心思顧家早就看的透透的了。

再退一萬步來說,趙馨馨可是顧家最近力捧的人,各自資源花樣上場,厲霆深不可能看不出來,這點從趙馨馨能進到彆人進不去的度假村就可以輕易看出。

顧家這次是下了血本,連資源都能共用,也怪不得趙馨馨會覺得自己是顧家的人了。

厲霆深這一行為就是打了趙馨馨的臉,也是打了顧家的臉,一點都不給顧家留情麵,顧家要是還能忍下去就不是顧家了。

所以他立馬給厲家老爺子打電話發難,彆人治不了厲霆深,厲家老爺子總能治的了厲霆深吧。

厲家老爺子接到來著顧家的電話的時候,已經吃完飯了正在散步,從剛接電話的麵露微笑到後來的麵色陰沉,到後來直接扔了柺杖健步如飛的回了家,步也不散了,天也不聊了,立馬打電話給厲霆深叫他立刻馬上現在就到自己麵前解釋清楚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不怪厲老爺子著急,實在是這個事情裡麵牽扯的人員都太複雜,顧家力捧的藝人,自己家孩子,還有惹事精蘇筱筱,而且據顧家所說是厲霆深為了維護蘇筱筱而難為顧家藝人,這不是打顧家的臉嗎?

而且顧家說著意思,還有質問厲老爺子厲霆深是不是故意找茬為難顧家的時候,把厲老爺子給尷尬的,心裡發誓不管事情怎麼樣都要押著厲霆深去給顧家道歉,要不然這算個什麼情況。

厲霆深這個小兔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