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陽大哥,不好了,林豹他們出事了……”

屋外闖來了一道渾身是血的身影,見到林耀陽頓時眼前一亮,急促的喊道。

“怎麼回事?”

林耀陽心中一沉。

還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林豹和林虎兩兄弟可都是他的左膀右臂,曾一起為爭奪礦場付出血的代價。

也是他最值得信賴的兄弟。

聽聞林豹出事,他自然是怒不可遏,厲聲喝道:“快告訴我,誰乾的?”

“黃……黃家。”

來人帶著哭腔喊道:“林豹帶著幾個兄弟在林間探險,意外挖掘到了一株天火草,原本打算帶給雨蝶,可不曾想在半路上遭到了黃家的襲擊,他們奪走了天火草,殺了我們十幾人,我也是被林豹哥拚死護送出來傳訊息的……”

轟!

聽聞此話,林耀陽的一顆腦袋都要炸開了,眼眸之中浮現出一股濃烈的殺機,雙拳都捏的哢吧直響。

朱雀鎮黃家,欺人太甚了!

在他天才之際,黃家就如同舔狗一般,搖尾乞憐,因一絲憐憫,他也不予理會,放了黃家一條生路。

可誰知,在得知他失勢之後,黃家就第一個跳了出來,甚至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對林家支脈出手。

甚至,都殺了十餘人,這一筆血債,讓在場的所有林家支脈族人都露出了無比憤怒的神色。

雖然說,他們隻是支脈而已,但卻不乏血性。

轟!

林耀陽一腳踏碎地板,咬牙切齒的喊道:“小虎,去召集鐵血軍,這朱雀鎮要變天了,今日我誓死必滅黃家。”

“鐵血軍,這……”

林虎猛然渾身一個激靈,聽到這三個字,饒是他都有些吃驚了,顯然此時的林耀陽已經怒不可遏了。

鐵血軍,這可是林耀陽精心打造出來的一支隱秘軍團,為林家守護宗祠,乃是精銳中的精英。

驍勇善戰,鐵血殺戮!

這,便是威名傳遍整個神武城的鐵血軍,不過因常年血戰,也導致了鐵血軍的數量銳減,未能第一時間得到補充,而今已經大不如從天,但從單兵素質上來說,已經是秒殺很多家族的軍團。

平日裡,鐵血軍都駐紮在林家宗祠之中,不得外出,否則便是忤逆了林家主脈的威嚴,罪不可赦。

這一次,林耀陽是真的憤怒了!

他要做的,就是……殺殺殺!

“嗚嗚……”

林虎咬咬牙,從懷中取出了一隻巨大的牛角,一聲聲悶響傳來,有可怕的殺戮氣息,從遠處彙聚而來。

嗖嗖嗖……

在極短的時間之中,就出現了七十二名鐵血軍戰士,一個個身披血色甲冑,緊握鋒銳刀槍,殺意如浪潮一般洶湧。

“耀陽大哥,七十二名戰士集合完畢,其餘三十六人,還在外出任務,你看是等他們一起回來……”

林虎急忙問道。

“不必了,出發。”

林耀陽大手一揮,便率先衝出了大門,直奔黃家而去。

轟轟……

悶響聲如雷霆一般,這看似不足百人,但卻給人一種極度可怕的殺戮氣息,就像是從屍山中走出的一群狠人。

如此一幕,讓朱雀鎮中沿途之人,都露出了無比震撼的神色,他們已經有很久都不曾見過林家鐵血軍了,而今如此大規模的出動,想必是會有天大的事情要發生了,因此不少人都尾隨在後麵。

“殺殺殺!”

鐵血軍戰士狂吼,氣勢恢宏,而居中的林耀陽卻一言不發,瞳孔收縮,眼底流竄著一道道熾烈殺機。

這代表著他,要大開殺戒了。

多少年了,他都不曾露出如此滔天恨意,也如此想要殺人。

而此時,黃家。

“哈哈哈……”

一陣爽朗的笑聲傳來,一名身穿金色戰袍的中年男子大笑著說道:“好,真是太好了,真的是天火草,這可是比天靈草還要珍貴,這林豹還真是一個送財童子,有了這天火草我的實力就能再上一層樓了。”

“大長老,這樣做會不會有些不好,那林耀陽雖被驅逐,但這林家主脈咱們還是惹不起,做事可不能太絕了。”

身邊一名黃家長老皺眉說道。

“黃燦啊黃燦,你還真是一如既往的膽小,如今的林耀陽不過一個廢物而已,我等何足為懼。

搶他區區一株藥材又如何,要不了三五天,我必將親率大軍,踏平他們這一個小小的林家支脈。

哼,這些年來,我們忍辱負重,吃了多少暗虧,這次就要讓林家支脈連本帶利的一起吐出來……”

大長老黃雙全狂笑出聲。

尤其是看著麵前被捆在石柱上的幾個人,臉上再次浮現出了一絲譏諷的神色,帶著濃濃的不屑。

“我呸,你就是在癡心妄想,你個老東西真是臭不要臉,要不是當初耀陽大哥饒你們黃家一命,如今在這朱雀鎮中,黃家早已絕後了。可你們非但不領情,居然還落井下石,真是太卑鄙了。”

林豹咬牙切齒的吼道。

他是一個錚錚鐵骨男兒,哪怕是戰死在沙場上也都毫無半句怨言,此時的他怎麼可能會妥協呢?

“啪啪啪……”

話音未落,便是一連串的鞭打聲傳來,大片鮮血飛濺出來,可林豹卻依舊挺直了脊梁,不曾哭喊一聲。

“骨頭還挺硬啊,給老子打,打到他們求饒為止。”

黃雙全得意洋洋的說道。

“老匹夫,你做夢,我林家兒郎寧死不屈,有種你就殺了我,來個痛快。”

林豹大聲的喊道。

“殺你?不不不,這未免有些太便宜你了,殺人為下策,誅心方為上策,我會讓你們都親眼看到林耀陽被碎屍萬段,哈哈哈……”

……

殊不知,此時的林耀陽等人正在縱馬狂奔,帶著滔天殺意席捲而來,徑直衝向了黃家所在的大門前。

大門之上,頂著一張巨大牌匾,看起來異常清晰,給人一種恢弘壯觀的感覺,這便是黃府了。

“什麼人,在我黃府門口縱馬飛奔,如此大呼小叫?”

見到遠處煙塵翻滾,一名黃家護衛大聲吼道。

噠噠……

馬蹄聲聲,從中飛躍出一匹棗紅色的高頭大馬,渾身都披戴著一層厚重的甲冑,不斷鏗鏘作響。

迎著那黃家護衛,那釘了鐵掌的馬蹄,猛然高高的舉起,帶來一道破空之音。

帶著雷霆之勢!

狠狠踏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