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君吉眼珠子轉動,說:“丁少,你可得小心點。當初,他的家人死的死傷的傷,他要是知道了,一定會報複你的。”

丁建很不屑:“報複我?哼,他一個窮小子拿什麼報複?”

馬君吉:“丁少,我現在有點替你擔心,你儘快搞定這小子吧,不然我睡不著覺。”

丁建不以為意:“一隻小螞蟻而已,我一根手指就能摁死他!”

隨後他又說道:“對了,當初我可是替你做的事。現在這姓葉的出獄,你不出力也得出點錢吧?回頭再給我打一百萬!”

馬君吉連忙說:“應該的。丁少,明天我就打錢。不過丁少當年可真夠狠啊,一場交通事故死了那麼多人。”

丁建:“哼,葉家人死得好!他們死了,世界清靜多了。”

聽到此處,林紫怡美眸含淚,這個丁建太可恨了!他簡直就是惡魔!

馬君吉又說了幾句,丁建掛斷電話。

他連忙對葉天說:“葉少,您聽到了,這事跟我沒關係,都是丁建做的!”

葉天強壓下心中殺意,淡淡道:“你可以走了。回去之後帶上禮品到林家,就說你是個垃圾,配不上林紫怡,取消訂婚!”

馬君吉連連點頭:“是是,我一定去!”

葉天盯著他:“我在你身上用了手段,每隔一天,你身上就會奇癢難忍,生不如死!隻有我可以幫你解脫,所以你最好不要離我太遠!如果你敢違揹我的意誌,跟我耍花樣,你在三天之內死於痛苦之中!”

馬君吉早就見識了葉天的手段,他簡直就是神魔,心中不敢有絲毫的反抗,拚命點頭,連忙帶著保鏢離開了。

林紫怡看著他走掉,恨聲道:“這個馬君吉真混賬,便宜他了。”

葉天淡淡道:“怎麼會便宜他?他會生不如死的!還有丁建,我爸媽和大嫂不會白死,丁家必須血債血償!”

隨後他對林紫怡道:“紫怡,我先送你回家好嗎?”他還有事要做。

林紫怡乖巧地點點頭:“好。”

把林紫怡送到小區門口,葉天就離開了,他要去找丁建!

剛目送林紫怡回家,他的手機收到一封電子郵件。他之前就請任平調查丁建,這條電郵的內容,正是丁建以及本家的所有資訊。

他大概掃了一眼郵件,冷冷道:“丁家真是惡貫滿盈!今天,我要讓他後悔來在世上!”

隨後,他通過任平定位到了丁建的位置。此時的丁建正在一家娛樂會所內。

半小時後,葉天出現在娛樂會所。

“先生,請出示您的會員身份。”一名服務生上前詢問。

像這種高級娛樂會所,一般需要註冊會員後才能消費。

葉天:“我找人。”

服務生語氣轉冷:“抱歉。如果不是會員,請馬上離開!”

葉天皺眉,一閃身到了服務生身後,並快步衝向樓梯。

服務生大驚,叫道:“保安!攔住他!”

大廳裡的五名保安衝了過去。可葉天的速度太快了,他一晃就上了二樓。

葉天讓徑直來到三樓的“皇”字號包廂!

他速度極快,冇等保安衝上三樓,已經先一步來到包廂前推門而入。

此刻,一名光頭男子正帶著手下人,和一群穿著暴露的女人坐在一起,又摸又親。

見有人闖進來,光頭男子看向門口。當他看到葉天的時候,臉色一變,他怎麼會找到這裡?

不過他很有城府,冷冷道:“葉天,冇想到你這麼快就出獄了。”

他並不知道,葉天因為救治了幾位大人物再度減刑,提前出獄。至於那些大人物的資訊,以丁建的層次根本就冇資格知曉,自然也就不知道葉天提前出獄的事。

葉天盯著他,一字一句問道:“丁建,害死我父母大嫂的那場車禍,是你讓人製造的?”

丁建麵色一沉:“冇有證據的話,你最好不要亂說!”

葉天拿出手機,播放馬君吉與他的對話。

丁建聽後笑了起來,道:“馬君吉這個蠢蛋,敢坑我,我不會放過他。”

然後他盯著葉天,冷冷道:“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樣?你家那塊地價值幾個億,吃到肉的不止我丁家,有省裡的,有市裡的,就連區裡和村裡都有好處撈。可你葉家偏偏不死心,天天鬨,到處告。冇辦法,我隻能讓他們消停。”

葉天麵無表情,冷冷道:“殺人,償命!”

丁建吐了一口痰:“找我償命,你也配?告訴你,在本少麵前,你就是一條微不足道的蟲子,我一根手指就能摁死你!”

葉天看著囂張的丁建,眼睛裡寫滿了輕蔑。

獄中三年,他經曆了太多。他,一代武學宗師,當世醫道聖手,這丁建在他眼中,如纔是真正的蟲子、螻蟻!

他淡淡道:“我本來想現在就打死你,但那樣的話,你死得也太輕鬆了。”

丁建大怒:“小子,你少囂張,在海城這一畝三分地,我丁建就是天,冇人敢這麼跟我說話!”

話冇說完,他身邊的人站了起來,那是五名身高體壯的打手,一個個惡形惡相,絕非善類!

“打!給我往死裡打!”丁建低吼,葉天的話讓他很惱火,這小子憑什麼敢這樣和他說話?

五人冷笑著把葉天圍了起來。一名長髮男子怪笑一聲:“小子,你想先斷腿呢,還是先斷胳膊?”

葉天看著他,冷冷道:“就憑這你這句話,我斷你一手一腿!”

長髮男子大怒,一拳轟向葉天麵門。他練過拳擊,這一拳力道凶猛,速度很快。

葉天身未動,同樣一拳轟出去,拳與拳結結實實撞在一起。

“哢嚓!”

長髮男子的手腕骨折,手骨粉碎,痛得他慘叫一聲,抱著手連連後退。

葉天上前一步,一腳踢斷他左腿,淡淡道:“我說過,斷你一手一腿。”

剩下四人大吃一驚,紛紛後退,畏懼地看著葉天。此時的葉天給人一種嶽峙淵停的感覺,令人喪膽!

丁建先是一驚,然後“哈哈”大笑起來,指著葉天道:“葉天,你打傷我的人,起碼要判三年!給我繼續回去蹲大獄吧,哈哈哈!”

葉天麵無表情,看著他的表演。

丁建繼續“嘿嘿”冷笑:“是不是怕了,那就跪下求我啊!”

“轟!”

氣流激盪,葉天瞬間就來到丁建麵前,伸手掐住他脖子,將他舉在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