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小姐,這女人長得不錯啊,水靈靈的,又高又瘦,苗條得像個模特一樣啊。弄去山裡之前,可不可以讓我們哥倆先嚐一嘗啊?”

“你們想睡她?”葉纖雪問。

一邊的男人笑得無比猥瑣,“嘿嘿,她不是你的死對頭嗎,就讓我們哥倆先幫你教訓教訓她。”

看著地上被綁著的許相思,葉纖雪心裡滋生出邪惡的念頭。

要是許相思這兩個男人玩弄一番,再拍下來,豈不是更過癮嗎?

葉纖雪冷笑,“好啊,把她的嘴堵上,你們兩個慢慢玩,但彆讓她發出聲音。記得拍了照片發給我!”

馬上,兩個男人用又臭又臟的衣服,堵了許相思的嘴。

然後,他們滿臉㸒笑著,將許相思拖拽到了一堆雜物後麵。

拖拽中,地上的雜物磕碰到了許相思的身體

疼……

好疼……

不停的鈍痛中,許相思緩緩的有了意識。

剛一醒來,就感覺有人拖著她的兩條腿,把她扔在了地上。

“可惜了,這麼好看的一女人,就要賣給山裡的老光棍當老婆。”

“沒關係,賣掉之前咱們倆先好好玩一玩。”

“你動作快點,完了我還要繼續呢。”

“慌什麼,先脫褲子。嘖,不愧是美女,不隻身材好,連肌膚都又細又滑的”

醜惡肮臟的手,碰到了許相思的褲子。

許相思頓時全身繃緊。

怎麼辦?

她被綁著手,怎麼逃脫?

不,她不能慌張,鎮定,鎮定。

她必須鎮定。

許相思繼續裝暈,一邊思索著對策。

就在男人要扒開她的衣物時,她狠狠一踢,踢中對方的要害部位。

那力道重的,似乎要把小混混的要害踢爆一般!

“啊啊啊!”

小混混弓著腰,捂緊褲當,已經疼得冷汗直冒,倒在地上,不停翻滾著。

另一個男人見狀,拿著刀走過來,邊嚇唬邊罵道:

“臭娘們,找死啊。”

好在許相思平日裡有練過防身術。

她一個側腿橫掃,乾脆利落地將男人手中的刀給踢掉了。

許相思將快速拾起來的刀握在手後,然後不停往後退。

“臭娘們。”退到無路可退時,許相思手上的繩子還冇有解開。

隻好眼睜睜地看著窮凶極惡的男人朝她揮起拳頭。

許相思狠狠捱了一個拳頭,嬌美的臉頰頓時紅、腫起來,連牙都要被打掉了。

那個男人順勢衝上來撕碎了她的衣服,露出一片香肩和白晰的美背。

正想要扒掉許相思的褲子來強的時,身後的繩子終於被她割開了。

許相思一刀刺過去,鮮血飛濺。

“啊!!!!”

窮凶極惡的男人大腿上捱了狠狠一刀,爆發出淒厲的慘叫。

人在被逼急的時候,潛力是無限的。

連許相思自己也不敢相信,她竟然一口氣解決了兩個大男人。

驚魂未定時,葉纖雪聞聲趕來,“怎麼回事,一個女人你們都解決不了嗎?”

許相思扯掉塞在嘴裡的臭布,赤紅的眼瞳緩緩掃向葉纖雪。

憤怒,仇恨,痛苦充斥著許相思腥紅髮怒的雙眼:

“葉纖雪,你簡直就是個畜生!”

不——

殺害她的媽媽!

想把她賣到山裡頭囚禁!

還讓兩個窮凶極惡的匪徒玷汙她的清白!

葉纖雪,連畜生都不如!

她根本不應該活在這個世界上!!!

許相思煞氣淩然,手裡拿著從男人那裡得來的刀,一步一步走向葉纖雪。

葉纖雪看著她手裡寒光閃閃的鋒利刀刃,嚇得魂魄差點出竅,腿都軟了。

想要跑,可葉纖雪根本拔不動腿,忍不住連連尖叫。

走到近前,許相思立刻狠狠扇了葉纖雪幾個耳光,把她重重扇倒在地……

接著,許相思一把拎起葉纖雪的衣領,她通紅的眼裡全是仇恨:“葉纖雪,我媽媽的呼吸機是不是你拔掉的?”

葉纖雪的臉迅速腫,了,渾身發著顫,卻打死不承認,“是她自己短命,自己挺不過去。冇有證據,你休想賴我。再說了,你媽這個癆病鬼拖累了大家十幾年,她就早就該死了!”

葉纖雪死不悔改,還色厲內荏地威脅著,“許相思,你不能殺我,殺了我你也是要坐牢的!還有,我男朋友不會放過你的!”

此時,找回些理智的許相思,眼神帶著一抹譏諷,冷笑道:“你不說是吧?確實,你的命不值錢。殺了你,我媽媽也回不來了。”

“但是,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說著,許相思拿著寒光閃閃的刀刃,一點一點的逼近葉纖雪的臉。

“你,你要乾什麼?”

眼看,鋒利的刀尖已經抵在了葉纖雪的臉上。

感受到臉上的寒意和疼痛,葉纖雪瘋狂的尖叫著。

“啊!!!”

“許相思,你瘋了嗎?”

“停下,我說!我說!!!!”

正當葉纖雪要說出真相時——

突然,一隻強有力的臂膀。

從背後伸出來,拉住了許相思的手,讓刀離開了葉纖雪的臉。

霎時,許相思耳邊響起熟悉的森寒嗓音,充滿了刺骨的警告和威懾:

“許相思,住手!你要是敢動她……”

話還冇有說完,許相思後肩深深的傷口,頓時映入傅君擷的眼簾。

瞬間,他呼吸一窒,手不禁鬆開,視線死死地盯住了許相思的後肩窩。

眼前碎掉的衣服下,露出許相思原本白晰的後背,以及她後肩窩處刻骨的傷痕。

傷口還未完全結痂,清晰可見深深的牙印,以及牙印旁的一顆小痣。

那晚,意識不清的最後一刻……

傅君擷記得自己咬過一個擁有迷人小痣的白晰肩窩。

甚至,咬掉了那個女孩後肩窩旁的一小塊肉,讓那個女孩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那傷勢和那顆痣,是傅君擷最無法忘記的標誌!

而現在,它們都出現在了許相思的身上?!

眼前無可辯駁的標誌,讓傅君擷的內心掀起了一片驚濤駭浪……

而傅君擷這突然停頓的深沉視線,讓一旁的葉纖雪嚇得心驚膽戰,整個人都止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糟糕!!

許相思的傷口被傅君擷發現了。

怎麼辦?

她該怎麼辦?!!!

這時,葉纖雪突然一個激靈,拉著許相思握著刀的手,刺向了她的小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