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司爵,一個隻提名字就足以讓人聞風喪膽的男人!他坐擁富可敵國的財富,A市黑白兩道都為之畏懼,視人命為草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諸如此類的傳說不勝枚舉。

此刻親眼見到傳說中的男子,氣質竟是如此的冷淡出塵!

他一步步走來,人群主動為他讓開一條道路。

蘇雲今雙手拽住自己的袖子,比起旁人的驚愕她更多了幾分惶恐,她並不知道他今天回來,所以剛剛跟同學喝了一些酒……

顧司爵臨去美國之前跟她說過的話她還清晰的記得。

‘不準跟彆人談戀愛,不準去夜場,不準喝酒’

蘇雲今越想頭皮越麻,尤其是在觸碰到那淡然冷漠的視線時,她雙腿一顫就想要跪下。

顧司爵已經來到她麵前,高大的身影將她完全籠罩住,蘇雲今咬住下唇,本來緋紅的臉色憋得更紅。她苦想著自己要不要先道歉!

顧司爵似乎在等著她開口,他就站在她對麵,她不說話,他也不出聲。

但是強大的氣場已經讓周遭的人明白,不能輕易打擾這個男人。

終於,蘇雲今用細弱蚊音的嗓音開口:“四……四……!”

她的舌頭在打架,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但儘管如此,卻也足夠讓四周的人明白,她跟顧司爵的關係了。

主管瞪了一眼剛剛將蘇雲今當成賊抓回來的人,懊悔這次捅到馬蜂窩了,趕緊賠笑臉上前連聲道歉。

顧司爵看都不看主管,淡漠的視線始終停留在蘇雲今身上,冷聲道:“帶上來。”

人群外,兩個黑衣大漢將一個身材矮小的男子帶了上來丟到一邊,那是真正盜竊印璽的賊。這賊運氣不好,眼看就逃出酒店了卻在門口碰到了顧司爵!

賊被丟到他們麵前,一臉淡漠的顧司爵抬起了修長的腿,踩上了躺在地上的男人胸。

往常在電視劇裡才能看到的畫麵,現在就在他們麵前真實上演!

四周靜謐,連呼吸都不敢出聲!

顧司爵的鞋尖輾了輾,躺在地上的男人發出痛苦的**聲。直到蘇雲今看著不忍心,出聲勸慰要交給警察。

“拖下去!”顧司爵這才移開鞋尖看了眼蘇雲今,邁開長腿離開了。

以他的在A市的影響力,之後的事情如何處理不必他多問,自會有個合理的交代到他麵前。

蘇雲今連忙拔腿跟了上去。

“四叔……”終於在車邊追到了顧司爵,她累得直喘氣。

顧司爵靠在車內的皮椅上,朝她冷冷彎起嘴角:“就這樣的身體素質還考警校?”

蘇雲今愕然,她的誌願……難道顧司爵今天會生氣是因為她的高考誌願?仔細一想確實她填誌願的時候,冇跟他說。而以他的能力,想要知道她的誌願填的是那所大學自然輕而易舉。

顧司爵不喜歡她做警察,而她的誌願就是警察,她的第一誌願第二誌願都是警校……

感覺到顧司爵那冷冽的視線,蘇雲今默默的垂下頭扯了扯自己的衣袖,對於誌願這件事,她想爭取一下。

她並不是很高,不過一米六五的個子站在車邊垂著頭,顯得有些委屈與落寞。

顧司爵冷聲道:“不上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