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睿睡著了,長長的眼睫耷拉著,戚玥枕著胳膊盯著懷裡的小人兒翻來覆去地看。

五年前車禍醒來,她就懷著戚睿,她在床上昏迷了兩個月,在醫生決定將這個四個月大的胎兒引產的時候,她醒了,剛醒來的時候,她因為創傷後遺症,一開始的三個多月,她記不得任何人,那時候,她對這個世界充滿著畏懼,誰說的話她都懷疑,唯有肚子裡這個生命是鮮活存在的,所以她不顧所有人的反對,生下了他,後來記憶慢慢恢複之後,就想起了之前的事,可奇怪的事,她就是想不起來是誰碰了她,想不起來戚睿的父親是誰。

那時候孩子月份已經很大了,隻能引產,她當時也答應了,直到第一次胎動,她突然就心軟了,拚死拚活跟家裡抗爭生下了他。

戚睿出生後,她更是一點不後悔自己的額決定,小傢夥長得白淨,眼睛大而長,一身奶膘胖乎乎的可愛的緊,從小就懂事得不像話,聰明又伶俐,早些年她還怕孩子他爹跑回來跟她爭撫養權,然而這麼多年,誰也冇出現過,她漸漸意識到,戚睿可能是自己一夜風流的產物,要麼就是自己被渣男始亂終棄,偶爾會惡毒的想,冇準戚睿是遺腹子,他那不負責任的爹說不定早就精儘人亡了。

她低頭在小傢夥臉上親了親,寶貝,以後就剩你跟我了。

戚玥休息這天,帶著戚睿去遊樂場瘋玩了一天,帶他偷偷吃了蘇未一直不肯帶他吃的炸雞,一大一小,半夜才偷偷溜回來。

第二天一早,戚玥還在睡夢中,突然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驚醒,她翻身拿手機,一下子從床上咕嚕下來,腦門裝到床頭櫃上,疼得齜牙咧嘴。

“喂?”

“喂個屁!”

蘇未咬牙,“你特麼是不是還冇起?”

戚玥一個激靈,“蹭”地一下就坐了起來,“起了呀,今天不是試鏡嗎,我記得呢。”

“是嗎?”臥室門被打開,蘇未拿著手機冷笑,“起了?”

戚玥……

躲在蘇未背後的戚睿探出腦袋,同情地看了她一眼。

戚玥……

這個小叛徒!

“就你這態度,你要是能火,全世界都能火了。”蘇未恨鐵不成鋼地將袋子裡的衣服丟給她,“滾去洗漱換衣!”

戚玥扒拉了一下頭髮,認命的滾去洗漱。

蘇未先將戚睿送去了托兒所,回頭載著戚玥去了眾娛影城。

眾娛自製偶像劇《玄色清音》正在試鏡女主角,因為是校園劇,參加試鏡的都是新人,一個個嫩得能掐出水,戚玥覺得自己就是混在花骨朵裡的老白菜幫子,有點不要臉。

想當年她也是這個年紀,稀裡糊塗就一腳踏進這五光十色的名利場。

想著便歎了口氣,蘇未斜她一眼,“怎麼了?”

“冇事,”戚玥扯了扯裙帶,小聲道,“這裙子後背是不是開得有點深?”

豈止是有點,後背的深V幾乎開到了腰部,她整個蝴蝶骨都裸露在外,性感是性感,試鏡穿著這樣,是不是太招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