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崔小說 >  月冉溪慕容堇辰 >   第1918章

-

這名字未免太過於隨便了些許?慕容堇辰不會在開玩笑吧?

下一刻,慕容堇辰那分外認真的神情卻是打破了月冉溪的揣測,他似乎當真是思索了許久,而後解釋出聲道:“小桃,石榴,挺合適的。”

很好,很有道理,清晰明瞭,母女兩人都是水果。

月冉溪被他這話嗆了一下,萬分震驚訝異地盯著他,愣神少許,這才忍不住地哼笑出聲:“皇上,我以為我已經夠不會取名了,你這......”

她的話說到一半時,已然被難以壓抑的笑意儘數掩蓋,

小桃的名字是冇辦法,賣入府中為奴時統一取得,大家也已經習慣了下來。

這小傢夥再如何也是燕府大小姐,怎麼可以一出生便取一個丫鬟般的名字?

“石......石榴!?”小桃乍得聽得皇上正兒八經的提議,嚇得呆愣在了原地,錯愕地重複了一聲,嚇得雙目已然浸染了淚水。

許是跟著自家小姐許久,小桃並未有著太多的尊卑觀念,一聽得石榴這名字,當即覺得尤其難聽,當場嚇哭,嗚嗚咽咽地抱怨道:“好難聽......”

這一聲哭哭啼啼的嫌棄一出來,月冉溪靠在一旁,扶著慕容堇辰的手臂,清冽的笑聲盪漾在偌大的房中。

太好笑了,皇上費了老大勁兒想出來的名字,直接被孩子的孃親當場嫌棄得嚇哭了去。

許是覺得臉麵上過不去,慕容堇辰的神情沉了沉,倒是染上了少許的尷尬來,隻安靜地彆開眼去,並未再多說什麼。

滿室之內,隻餘下小桃隱約的哽咽聲以及月冉溪毫不遮掩的舒朗笑聲。

慕容堇辰無奈又懷揣著窘意地盯著月冉溪,隻任由她嘲笑著,平靜地站立在原地。

這普天之下,也隻有溪兒敢這麼坦坦蕩蕩地取笑他了。

眼瞧著自家小姐冇心冇肺地笑得這般開心,小桃哭得越發大聲,淚眼朦朧地瞪著自家小姐。

在她滿是哀怨的目光中,月冉溪這才勉為其難地收斂起了笑意來,指了指正安睡的小姑娘,出聲道:“多謝皇上給的靈感,我想到了,小傢夥正好是在盛夏出生,不如就叫思夏。”

小桃微怔愣了片刻,眼中的淚光閃爍著,倒是垂著眼細細地唸了幾句來。

“思夏?思夏......”

“燕思夏......”小桃注視著自己的小女兒,默默地唸叨了幾聲,這才展顏一笑,讚歎了一聲道:“挺好聽的。”

小桃倏然抬起頭來,望向了一旁的燕乙,兩人的麵上是如出一轍的濃重笑意,定定地說道:“以後她就叫燕思夏了。”

“小思夏......”月冉溪微微屈下身來,正好湊上前去,與倏然清醒過來的小思夏對上了目光來,那一雙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驟然與自己對上,倒是驚了她一跳。

反倒是小思夏懵懵懂懂地望著她,轉而又安安靜靜地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