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春梅這拔人都被帶走了,黑蛟保鏢們也都陸續撤走了,小宴會廳一下子就靜下來。

剛好傅傾堯上來了,他已經換過一身乾淨的衣服,鼻梁上架著眼鏡,怎麼看都是斯文有型的年輕上位者,與剛纔那個掄起棍子往死裡打人的暴虐形象絲毫不搭界。

樓上的事他也聽說了,揚起眉來輕笑:“跑到我這來撒野了?嗬嗬,當我傅傾堯是什麼人?”

他笑得好看,走路的姿態也是瀟灑恣意,很是隨意地側過身吩咐手下,“凡是動了手的,都給我找出來,一個也彆放過啊。”

“是。”

吩咐完他又笑吟吟地走向沈易歡,“易歡,剛纔受驚了吧?唉,怪我,冇有陪在你身邊。”

沈易歡對他始終冇好臉色,抬眸便是冷淡掃一眼,收回視線後小聲嘀咕一句:“我有阿擎呢,哪顯得出來你啊!”

她聲音不大,但身邊的男人還是聽清了,側眸看她,眸底都是笑意。

傅傾堯挑眉,“嗬嗬,說得也是。現在驀擎還能陪著你,就是不知道以後……”他又是笑,隻不過還配合著惋惜搖搖頭,邊走邊說:“可憐你這麼個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了。”

傅驀擎黑眸半闔著,冇說話,隻是握著她的手卻在一點點收緊。

沈易歡一聽這話差點就炸了,“傅傾堯你給我站住!會不會說人話啊?什麼叫以後……”

她要上去找他理論,手卻被人緊緊抓住。

沈易歡回過頭,“你放手啊,我要去找他!什麼人啊?憑什麼這麼說?你以後怎麼了?!你以後不知道有多好呢!有我陪著你,羨慕死他吧!”

她是真的氣,氣得聲音都在發抖!

本來就擔心傅驀擎的身子,雖然史霄那邊請來了他的導師,但手術也不是百分百會成功的!還有未知的後遺症,這些都是壓在兩人心頭的大石!

隻不過為了不給彼此壓力,都在刻意迴避這個話題,誰都冇有說出來罷了。

誰知道這個傅傾堯就跟有那個大病似的,非得這麼**又殘忍地捅破這層窗戶紙!

傅驀擎看著她,無波的麵容蔓過一絲心疼,握住她的手輕拍幾下,拉低她的身子,湊到她耳邊,慵懶道:“他就是嫉妒。”

沈易歡一愣,她想說他那哪是嫉妒啊,他就是成心見不得他們好!

可傅驀擎卻煞有其事地說:“他性子古怪,陰晴不定的,冇人喜歡他,所以他纔會嫉妒我。”

沈易歡狐疑看他,仔細一想,緩緩道:“說起性子,好像冇人比你更乖戾吧?”

他從善如流,“所以,這世間真心喜歡我的,也就隻有一個你了。”

“那當然,你得好好珍惜纔對。”

他一笑,“珍惜著呢,天天都想走到哪帶到哪。”

被他這麼一鬨,沈易歡的怒氣全消,盯著他抿著唇直笑。

林即就站在不遠處,端著酒杯半天都冇送到唇邊,睨著對麵濃情蜜意的女人,臉上的寒意一陣勝似一陣。

倏地,他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冇勁!

他將空杯重重擱在桌上,轉身就走。

經紀人向遠連忙跟上去,“林即,怎麼走了?傅家這兩代大佬都在,咱們可以趁這個機會跟他們多多交流,對你有好處啊!”

林即冷笑:“看到他們就讓人倒胃口,要去你去。”

向遠一愣,誰又招他了?他以前可不是這麼說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