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又見月色下,兩匹汗血寶馬拉著一輛華麗富貴的馬車,朝她走來。

馬車轆轆聲在雨中彷彿漢白玉的敲擊聲,懸著的銅鈴也發出清脆的引路聲。

阮寧抬頭望去,一隻骨節分明的手從馬車內探出,輕輕掀起簾子,露出了陸廷舟冷峻的臉。

他天生薄情的眼看向阮寧時,卻帶著幾分溫潤和寵溺。

“阿寧,好久不見。”

“陸二哥……”

陸廷舟是本朝的攝政王,也是她皇兄從小到大的好友,對她最是疼愛。

阮寧看著熟悉的臉,一時間所有的委屈都湧了上來,伴隨著熱淚奪眶而出。

陸廷舟連忙上前,伸出手擦拭著沈蘇荷的眼淚。

“彆哭,有二哥在,誰欺負了你我一定幫你欺負回去。”

阮寧搖著頭,撲進他的懷裡:“我好想你,也好想皇兄和母後,可現在的我,根本冇有臉見你們……”

“傻丫頭,胡思亂想些什麼呢?你知不知道暗衛彙報說找到了你,你皇兄有多高興。”陸廷舟親自將人抱上車,拿著帕子,輕輕擦拭著她額頭上的傷。

“我在邊塞找了你三年,冇想到你卻在京城。你先跟我回府修養,等傷好了,我再帶你去見你皇兄。”

阮寧點了點頭,想起皇兄,眼眶中又帶了幾分紅意,手放在膝頭上不自覺的收緊。

“弄疼你了?”陸廷舟看著阮寧濕潤的眼,手一頓。

阮寧搖了搖頭:“其實這三年,我失憶了,還……”

“這些事,等回攝政王府後你可以慢慢和二哥說。”

她抬起頭,卻看到陸廷舟手上那條帕子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裡看到過,還未看清,陸廷舟已經將它收了起來。

“對了,陸二哥,我聽聞皇兄要為新科狀元和長公主賜婚,我如今不再宮中,哪來的什麼長公主?”

陸廷舟轉過頭,對上阮寧那雙清澈的眼,喉結滾動了一下,輕輕‘嗯’了一聲。

“當年你遇襲失蹤,太後因此大病一場,皇上冇辦法,隻得在宮外尋了一個與你有七分相似的女子,認為義妹,對外宣稱是長公主,以此來安撫太後。”

陸廷舟頓了頓,又說:“那新科狀元剛來京城,不知道那人是假的,將其賜婚,也好堵住那些外臣們的悠悠眾口。”

阮寧垂眸,隻覺得諷刺。

陸裴庭為了娶‘長公主’休了她,卻殊不知她纔是真正的長公主。

……

回了攝政王府後,陸廷舟找了最好的大夫給阮寧看診,用了上好的藥材。

短短七日,她便痊癒。

這天,阮寧終於隨著陸廷舟回宮。

宮門口,馬車停在宮門外,例行檢查。

此時,一文臣見了陸廷舟,忙上前俯身道了句:“攝政王。”

阮寧見狀,便微微向陸廷舟點頭示意,隨後獨自走遠了些,自古宮中女子不得乾政,這點道理她還是懂的。

阮寧剛走到僻靜處,身後忽然有人叫住了她。

她回過頭,這纔看見陸裴庭和陸玉屏出現在她的眼前,陸玉屏見了她,目光憤憤,疾步走上前來,推搡著阮寧。

“你好不要臉!竟敢跟蹤我們到了宮門口!這麼高貴的地方?豈是你這種上不得檯麵的人能來的?”

這時,又見月色下,兩匹汗血寶馬拉著一輛華麗富貴的馬車,朝她走來。

馬車轆轆聲在雨中彷彿漢白玉的敲擊聲,懸著的銅鈴也發出清脆的引路聲。

阮寧抬頭望去,一隻骨節分明的手從馬車內探出,輕輕掀起簾子,露出了陸廷舟冷峻的臉。

他天生薄情的眼看向阮寧時,卻帶著幾分溫潤和寵溺。

“阿寧,好久不見。”

“陸二哥……”

陸廷舟是本朝的攝政王,也是她皇兄從小到大的好友,對她最是疼愛。

阮寧看著熟悉的臉,一時間所有的委屈都湧了上來,伴隨著熱淚奪眶而出。

陸廷舟連忙上前,伸出手擦拭著沈蘇荷的眼淚。

“彆哭,有二哥在,誰欺負了你我一定幫你欺負回去。”

阮寧搖著頭,撲進他的懷裡:“我好想你,也好想皇兄和母後,可現在的我,根本冇有臉見你們……”

“傻丫頭,胡思亂想些什麼呢?你知不知道暗衛彙報說找到了你,你皇兄有多高興。”陸廷舟親自將人抱上車,拿著帕子,輕輕擦拭著她額頭上的傷。

“我在邊塞找了你三年,冇想到你卻在京城。你先跟我回府修養,等傷好了,我再帶你去見你皇兄。”

阮寧點了點頭,想起皇兄,眼眶中又帶了幾分紅意,手放在膝頭上不自覺的收緊。

“弄疼你了?”陸廷舟看著阮寧濕潤的眼,手一頓。

阮寧搖了搖頭:“其實這三年,我失憶了,還……”

“這些事,等回攝政王府後你可以慢慢和二哥說。”

她抬起頭,卻看到陸廷舟手上那條帕子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裡看到過,還未看清,陸廷舟已經將它收了起來。

“對了,陸二哥,我聽聞皇兄要為新科狀元和長公主賜婚,我如今不再宮中,哪來的什麼長公主?”

陸廷舟轉過頭,對上阮寧那雙清澈的眼,喉結滾動了一下,輕輕‘嗯’了一聲。

“當年你遇襲失蹤,太後因此大病一場,皇上冇辦法,隻得在宮外尋了一個與你有七分相似的女子,認為義妹,對外宣稱是長公主,以此來安撫太後。”

陸廷舟頓了頓,又說:“那新科狀元剛來京城,不知道那人是假的,將其賜婚,也好堵住那些外臣們的悠悠眾口。”

阮寧垂眸,隻覺得諷刺。

陸裴庭為了娶‘長公主’休了她,卻殊不知她纔是真正的長公主。

……

回了攝政王府後,陸廷舟找了最好的大夫給阮寧看診,用了上好的藥材。

短短七日,她便痊癒。

這天,阮寧終於隨著陸廷舟回宮。

宮門口,馬車停在宮門外,例行檢查。

此時,一文臣見了陸廷舟,忙上前俯身道了句:“攝政王。”

阮寧見狀,便微微向陸廷舟點頭示意,隨後獨自走遠了些,自古宮中女子不得乾政,這點道理她還是懂的。

阮寧剛走到僻靜處,身後忽然有人叫住了她。

她回過頭,這纔看見陸裴庭和陸玉屏出現在她的眼前,陸玉屏見了她,目光憤憤,疾步走上前來,推搡著阮寧。

“你好不要臉!竟敢跟蹤我們到了宮門口!這麼高貴的地方?豈是你這種上不得檯麵的人能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