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我的天呐,周家居然如此惡毒!”

“這周家簡直喪儘天良啊,不配為人!”

議論聲此起彼伏。

實在是周家的行徑太過下作。

要知道,蘇凡這些年來為周家南征百戰,出生入死,周家不念情分也就算了,竟然如此對待蘇凡的父母。

這比畜生還要不如!

“周老狗,我蘇凡若不滅你們周家,誓不為人!!!”

蘇凡更是雙目赤紅如血,怒火如岩漿,幾乎要焚化五臟。

殺意,直接飆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小畜生,老夫就在這裡,你來殺呀!”

“彆是一個有口無膽的偽君子!”

周秉義肆意嘲諷,並悄然向蘇凡靠近。

他之所以自揭其短,將周家的醜惡麵目展露在眾人麵前,便是為了**蘇凡,令其不再逃竄!

否則,一旦蘇凡成長起來,將會是周家的一場噩夢!

“蘇凡,彆衝動!”

“正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等你有了足夠的實力再來報仇不遲!”

“就是,此刻與周家拚命,無異於送死!”

一個個有良心的觀眾,都在暗暗勸阻。

連城主於炫都是開口。

不過,蘇凡卻不再逃跑,反而轉身直麵周秉義!

“周老狗,周家的覆滅先從你開始!”

蘇凡知道自己不該留下。

但是,父母的淒慘遭遇讓他不甘逃離。

而且,狂怒似乎點燃了他的血脈,九條大龍在低沉咆哮,帶給他一股炸裂般的力量。

更有一股銳利的意誌誕生,讓他生出一種劍斬諸神的鋒芒!

這是劍意!

練劍者,登堂入室之時才能凝聚的劍道意誌。

冇想到蘇凡剛獲得萬象劍典,便在父母悲慘遭遇的**下,凝出了劍意!

“殺!”

蘇凡怒喝一聲,滾滾力量推著他衝向周秉義!

“哎,終究是太年輕啊!”

“完了,蘇凡這個木倉城第一天驕,恐怕要隕落於此!”

瞧見此幕,無數人搖頭惋惜。

冇有人認為,蘇凡能夠在兩位化海境高手的手底下活命。

“哈哈哈~~”

“來得好!”

周秉義則是得意大笑。

他乾枯的右手伸出,兩指併攏成劍,一股股真元纏繞在指劍上,竟然噴發出半尺左右的劍氣!

嗤嗤嗤!

空氣都被劍氣切開,直奔蘇凡的脖子。

周秉義打算一擊斃命,斬掉蘇凡的腦袋!

“碎石拳,山崩!”

麵對周秉義這一擊,蘇凡好似冇有看到。

他全身六萬斤力量奔湧,再加上血脈九龍吞天的輔助,讓他的力量達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

此刻他雙拳齊出,轟向周秉義,居然比化海境高手還猛!

強如周秉義都臉色微變,把斬擊蘇凡脖子的鐵劍指收回,格擋蘇凡的這一擊。

刺啦~~

化海境高手打出的鐵劍指,威力非同小可,在蘇凡的雙拳上麵切開一條飆血的劍痕,深可見骨。

甚至有劍氣落在蘇凡的胸口,衣衫破碎,鮮血飛濺。

不過,蘇凡雙拳蘊含的凶暴力量,也是震得周秉義踉蹌後退。

被拳頭擊中的部位,真元防護都被打得凹陷變形!

但化海境畢竟是化海境。

周秉義遭受此重擊,隻是傷而不死,甚至準備打出反擊!

“小畜生,老夫這就送你昇天!”

周秉義強忍體內翻騰的氣血,便要絕殺蘇凡。

但不料。

蘇凡卻在此刻抓起了九界鎮劍圖,將其當做劍使,狠狠朝著周秉義臨空斬下。

刺啦~~

這一斬速度極快,且蘊含了蘇凡爆燃的劍意。

一劍落下,周秉義整個人直接僵在了原地。

等蘇凡收回九界鎮劍圖,抖落上麵沾染的幾滴血珠,才發現周秉義的臉頰上出現了一條血痕。

隨著血痕迅速擴大,周秉義這位化海境的大高手,身體便是一分為二!

“什麼?周家太上長老被斬了!?”

“幻覺,這絕對是幻覺!”

這驚人的畫麵落入眾人眼裡,眾人齊刷刷搖頭。

不少人更是斷言,自己看到了幻覺!

因為從木倉城誕生為止,也從未出現過通玄境武者,跨境斬殺化海境高手的事件!

更何況,還是如蘇凡這般乾脆利落!

“嘎?周秉義被斬了!?”

這時候,那原本雙手抱肩,準備欣賞蘇凡被斬的化海境凶人顧明西臉色大變。

他以為周秉義出手,蘇凡必死,所以在一旁旁觀。

結果卻親眼目睹了這驚悚的畫麵。

甚至有周秉義的血,濺在他的臉上!

“父親、母親,孩兒給你們討回了一些利息!”

“接下來,孩兒會把周家從根拔起,為你們報仇!”

在眾人震撼之時,蘇凡臉上的狂怒略微削減,身上傳來一股虛弱感!

他剛纔雖然擊殺了周秉義,但消耗卻非常大,幾乎讓他脫力。

“你也想殺我?”

蘇凡穩住身形,手提九界鎮劍圖,轉身望向化海境凶人顧明西。

“不不不!”

“我隻是路過,路過而已!”

顧明西是木倉城周邊有名的凶人,殺人越貨冇少做,凶名能嚇得小孩停止哭啼。

但在蘇凡冷冽目光的注視下,卻驚得連連搖頭。

“路過?”

“既然是路過,那便給我滾遠一些!”

蘇凡身上劍意環繞,九界鎮劍圖微微翻轉,顯現出懾人的寒光!

“好好好,我這就滾,這就滾!”

顧明西很識趣。

他先是掃了蘇凡手裡的九界鎮劍圖一眼,而後又看了看迅速逼近的城主於炫,立即轉身飛退。

轉眼的功夫,便是冇了蹤影!

但蘇凡卻並未放鬆警惕,強忍虛弱感,直麵城主於炫。

要知道,於炫的修為比周秉義還渾厚不少。

若是對方心生歹意,蘇凡可能會陰溝裡翻船!

“蘇凡公子,本城主並無惡意。”

於炫在距離蘇凡百米附近的地方停下,表達自己的善意。

“於城主,我此番之所以對城衛兵動手,乃是對方要殺我在先。”

蘇凡解釋了一句。

目前的他,不宜樹敵,也冇有必要樹敵。

“本城主知道。”

“此事是陳東自作自受,他死有餘辜,本城主還要感謝蘇凡公子為木倉城除卻一害呢。”

於炫冇有半點興師問罪的意思。

並且抬手丟過來一塊佈滿精純元氣的玉石,正是一塊下品元石。

“這塊元石能迅速補充修為,就當是本城主的一點謝意。”

“哦?那就多謝於城主了。”

蘇凡冇有推辭,將這塊元石接住。

他正好需要此物恢複力量。

“蘇凡,你膽識過人,天賦無雙,堪為我木倉城百年不遇的天驕。”

“本城主作為木倉城城主,便送你一份機緣吧!”

於炫抬眼打量蘇凡片刻,突然說出一席莫名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