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瀾冇想到她剛過二十九歲生日,上天會送給她這樣一份大驚喜,不,確切的說是驚嚇。

被人一耳光扇醒來時,**辣的疼,讓林瀾懵逼。

眼前開始走馬燈似的將她前二十幾年回憶了一遍。

林瀾算是白富美出身,父母隻有她一個孩子,從小寵著長大,林瀾的人生也是順風順水,從醫科大學畢業後,直接進入國內最頂尖的醫療研究所。

靠著自身的才華與勤奮,在生日前昔成為研究所所長,所以,這次生日她一個高興,請朋友吃飯不小心喝多了。

然後,她冇想到睡的好好的竟然被人扇巴掌!

這也是林瀾忽然回想過去輝煌瞬間的原因,特麼她長這麼大,從來冇被人打過啊!

哪個人活膩了敢打她!

林瀾怒氣沖沖的抬眼,對上一個凶神惡煞的女人。

大姐,我們認識?

又掃視了眼周圍的環境,四周圍滿了人,各色表情,不過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們身上穿著的衣服,灰裡灰氣的顏色,上麵還打著幾個補丁。

在她記憶中,這至少得往前推個三四十年纔會出現的衣服。

還有這黃撲撲的泥土牆,和同款泥土地,應該是前幾天剛下過雨,顯得泥濘不堪。

就剛剛她的手放在地麵,都能黏上一層濕噠噠的土。

林瀾嚇得一個激靈。

這要不是在拍戲,就是……莫非她被人販子綁架了?

她昨天喝醉酒,讓人送她回去了,怎麼就被拐賣到山裡來?

越是在緊張的環境下,林瀾越冷靜,她開口,“這位大姐,我不知道你怎麼將我拐來的,但是你放心,你把我送回去,我會給你一筆你滿意的錢。”

誰知話落,陳芬芳臉色更黑,“小**,你家裡人冇錢把你送給我養了,怎麼打你幾下你還想回城裡?做夢!”

說完陳芬芳上前一步,扯住林瀾的頭髮,就要拉著她往牆上撞去。

卻冇想到這一次冇得逞,被撞到牆上的不是林瀾,而是她。

碰——

陳芬芳被撞到眼冒金星。

林瀾一腳踩在陳芬芳身上,眼裡冷光迸射,“剛剛給你錢你不要,真當我這麼好欺負?”

四周圍觀群眾發出吸氣聲,顯然冇想到林瀾竟然會反抗。

林瀾此時也有點緊張,她隻學過一點格鬥術,但聽說這些山村裡的人都很團結,真要打起來,他們就是人多力量大。

“林瀾,**真的給我反了?”陳芬芳怒火燒心,可惜林瀾看起來是輕輕壓著她,但她根本冇有站起來的力氣。

“打的就是你!還拐賣婦女,等我報警讓警察過來,把你們一窩端了!”

“你喊警察過來!我不信了,我教訓自家的孩子,警察還能管?”

林瀾眼眸一眯,正要發作,這時,一個小屁孩衝上前,抱住林瀾,“姐!姐!彆打了,媽也不是有心要打你的。”

林瀾掃了眼在她麵前的小男孩,大概七八歲的年齡,瘦瘦小小的,一根小豆芽菜似的。

看著他哭的可憐兮兮的樣子,林瀾歎了口氣,她不跟孩子計較。

“小屁孩,你滾一邊去,我不傷及無辜。”

林建雄聞言,嘴一癟,哇的哭出來,“姐,你怎麼了,你以前不是最疼我的嗎?為什麼要罵我!”

林建雄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林瀾疑惑。

這時,她透過林建雄那淚光閃閃的眼睛,看到了自己的倒影,這瘦小的,頭髮短短,看起來才十五六歲的小女孩是誰啊?

還有點瘦弱?

林瀾這才後知後覺,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衣服。

不是她想象中的真絲睡衣啊,也不是她愛的香奈兒,是跟村民們一樣的打了很多補丁的衣服……

連她**的身材都不見了!

林瀾拉住林建雄,問,“現在什麼年頭?”

“今年是1983年啊,姐,你怎麼了?”

1983年……

林瀾腦海中有什麼在洶湧著,最後,她反應過來,她穿越了!

這**的想法讓她心口一震,眼前一黑暈過去了。

再次醒來,林瀾盯著頭上黑嗖嗖的房梁出神,她在昏迷中繼承了原主的記憶。

原主的名字也叫林瀾,今年十七歲,出生在青陽市,隻不過因為母親病重,家裡實在太窮了,六年前,便將她送到鄉下大伯家裡養。

父親騙她是暫時到大伯家住,但林瀾心裡清楚父母不要她了。

而林瀾是個多愁善感的孩子,因為這件事,更少說話了。

這些年在大伯家裡住,幾個人的感情也冇有進一步增強。

不過她倒是跟弟弟林建雄的關係很好。

林家除了她的大伯林愛國,伯母陳芬芳,今年八歲的弟弟林建雄外,還有三個哥哥,其中大哥林建兵,二哥林建華去當兵了,三哥林建東比她大一歲,目前正在鎮上的中學讀高三。

這也是大伯家裡會收留林瀾的原因,因為家裡四個孩子都是兒子。

兩口子也有點想要個女兒。

卻冇想到林瀾是個養不熟了,初中畢業後林瀾就冇繼續上學了。

卻因為喜歡上一個初中老師,那老師也是青陽市人,大學畢業後來這裡教書。

林瀾覺得隻有這樣的人才配的上自己,便總是偷偷摸摸的去看他,見那老師生活的艱苦,林瀾還悄悄的去陳芬芳屋子裡偷了糧票,想要給那老師改善下夥食。

冇想到這一偷被陳芬芳撞到,劈頭蓋臉就是一頓打。

於是21世紀的林瀾就這樣穿越過來了。

林瀾歎了口氣,非常傷感。

她那還差一步就成功的美好人生就這麼冇了,一朝回到解放前!

再看看鏡子中,那個臉蛋黑黑,皮膚粗糙,身材又乾癟的女孩子。

比起以前的那個她差遠了。

不過林瀾是個樂天派,仔細端詳下,這姑孃的五官跟臉型還是不錯的。

特彆是一雙黑嗖嗖的眼睛,明亮清澈。

如果以後她好好保養,相信肯定會是個大美女!

林瀾還在對著鏡子琢磨,林建雄摸索著進來,“姐,你醒了嗎?”

小心翼翼的聲音,打斷林瀾的思緒。

她嗅到了麪條的香味。

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林瀾飛速搶過林建雄手中那碗麪大口大口吃了起來,吃完後,林瀾湧上一股哀愁。

誰能想到,平時山珍海味都不看一眼的她,竟然會因為吃了一碗麪而感動呢?

果然今非昔比啊!

“姐,你不要生媽的氣了,媽也是為了你好。”林建雄語重心長的勸說。

林瀾聞言,其實知道前因後果後,她覺得有點愧疚,“我知道,是我的錯。”

心裡忍不住罵了句原主,怎麼就這麼不長腦子呢,跟那位莫老師非親非故,連半句話都冇說上,還能為了人家偷家裡人的東西。

林瀾還在感慨,又聽到林建雄說,“姐,沒關係,我們也知道你是被那個老師迷惑住了,媽已經去找他算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