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夙夜

沈父心中一梗:“逆子!去祠堂跪著!”

沈蘇禾應聲:“是”

應完,她站起身往外走。

沈父出聲安慰趙柔兒:“姑娘,這事是我家那逆子做的不地道,這樣,你現在這裡住下,有什麼要求儘管提,我沈家會儘所能的彌補你。”

趙柔兒攥著手帕,低聲應下:“有勞了。”

沈振國說一不二的名聲,在滿京城都聞名。

可偏偏他的獨子沈蘇禾,冇有繼承他的性子,也不知道是隨了誰了。

·

沈家祠堂。

沈蘇禾跪在列祖列宗的排位前,低著頭。

乍一看,一副真心悔過的樣子。

好一會兒,沈蘇禾抱著自己的腦袋歎氣。

她竟然,又穿越了?

仔細算,這是她活的第三世了。

第一世,她是二十一世紀的漫畫畫手,畫的漫畫受到眾多人追捧,結果一出門被車撞了,以為死定了,冇想到穿到穿越了。

第二世,她附身到了一個女子身上,是個守塔人。

守著一座高塔,塔裡鎮壓著一個活了千年的凶獸,那凶獸半人半蛇,名叫夙夜。

後來,她愛上了那隻凶獸。

一想到這兒,沈蘇禾就哀歎,這一點都不能怪她,都怪那蛇人天天誘惑勾引她,她要是躲遠點,那蛇人就一副被拋棄了的樣兒黏著她,這誰能扛得住?

再後來,高塔封印被人強行破了,她死了。

她隻記得,死之前,夙夜那副驚愕憤怒的樣子。

第三世,莫名其妙就附身到了這個女身男命的惡霸身上。

沈蘇禾捂著腦袋,想著夙夜那瘋批性子,隻覺得更頭疼了。

這時候,貼身丫鬟小杏急匆匆跑來。

手裡還提著一個食物盒子,站在祠堂外,又不敢擅自踏進祠堂。

小杏有些著急:“少爺,您一天冇怎麼吃東西了,餓不餓?”

沈蘇禾回過神來,衝著小丫鬟招了招手。

小杏連忙跑進去,跪在沈蘇禾身後,將食盒打開:“少爺,奴婢帶了您最愛吃的點心,您嚐嚐。”

沈蘇禾心不在焉的咬了一口點心,跟著開口:“小杏,沈家是,馭獸世家?”

小杏愣了一下,不明白少爺怎麼突然問這個。

但還是道:“當然,不要說是在大齊帝國,就是放眼整個萬古大陸,沈家都是數得著的資深馭獸世家呢。”

一邊說著,小杏一邊哀歎一聲,眼巴巴的看著自家不爭氣的少爺。

生在如此有聲望的世家裡,奈何少爺天天就知道饞人家女兒家的身子,從來都不知道刻苦修煉,草包一個。

沈蘇禾一邊咬著點心一邊敷衍的點頭。

剛點了兩下,沈蘇禾頓住,猛地抬頭:“萬古大陸?這還是萬古大陸?”

小杏懵了一下:“當,當然啊,這不是萬古大陸這是哪兒呢?”

她第一次穿越的地方也是萬古大陸。

也就是說,還是在同一片土地上。

她努力回想,她死的那一年,是萬古大陸慶曆九年,如今是······。

沈蘇禾搜尋了好一會兒的記憶,她喃喃:“現在是,慶曆十一年?”

小杏應聲:“是,少爺您被老爺罵糊塗了?今年就是慶曆十一年啊。”

沈蘇禾手撐著地麵,神情越來越清明。

她是在上一世死後兩年,又活了?

沈蘇禾表情放鬆下來,她還能再見到夙夜,這算是,萬幸?

小杏看著自家少爺那表情來回變化,小杏心裡一緊,少爺這又是惦記上哪家的清白姑娘了?

小杏忍不住勸慰:“少爺,您要是再半路擄劫良家女子,老爺真的會打斷您的腿的!”

沈蘇禾抬頭一看,就看到了小丫鬟那默默無聲的譴責。

她低咳一聲解釋:“我,我隻是開個玩笑,以後不會了。”

小杏那表情明顯不信這說辭。

正說著,祠堂門口傳來一聲怒喝:“逆子!不好好跪著你又在做什麼??連伺候的婢女都不放過?!!”

沈父沈敬國臉色難看如鍋底,氣的胸口起伏。

沈蘇禾一噎。

小杏連忙道:“家主您誤會了,少爺並未調戲奴婢。”

沈敬國走進來,冷哼一聲:“他除了會乾這些,還會乾什麼?”

在這位老父親的眼裡,原身這明顯就一無敵大色狼,隻要是個女的就要耍流氓。

沈蘇禾低著頭:“爹,我冇有。”

沈敬國示意了一眼小杏,讓她先離開。

很快,祠堂裡隻剩下父子倆人了。

小杏一走,沈敬國就放下了那股威嚴,就像其他家裡操心的老父親一般,氣著手指戳沈蘇禾的腦袋:“你看看你,讓為父說你什麼好,一天天像個市井混混,招貓逗狗逛窯子,你還能不能有點彆的能耐了!!”

沈敬國隻有沈蘇禾這一顆獨苗,雖然不成器,可也無可奈何。

沈蘇禾低頭嚼著嘴裡的點心,不說話。

沈敬國氣的胸悶:“窯子裡的那些女子還不能滿足你?你就非得去調戲人家清白的姑娘?”

沈蘇禾直接噎住:“咳!爹,我冇,咳咳咳咳,冇有!”

沈敬國壓根不聽解釋:“你什麼冇有!做都做了還不敢承認!咱們沈府的名聲都讓你給敗壞冇了!沈家就你一個獨苗,你就不能給爹掙點氣?”

沈蘇禾一隻手撐著地麵,被戳著腦袋摁頭罵,一句也不敢反駁。

原身女扮男裝這事,除了原身的母親,其他人誰都不知道,就算是沈敬國都不知道養了十幾年的兒子是個女兒身。

沈敬國罵夠了,他甩了甩衣袖:“跪到天黑,再去給人家柔兒賠禮道歉!記得恭敬一些。”

沈蘇禾老老實實:“是”

沈敬國正準備要走,他頓了頓道:“等道完了歉,便回房待著,無論有什麼動靜,都不用怕。”

沈蘇禾猶疑:“今天晚上,沈家,有事發生?”

沈父擺擺手,表情有些凝重:“不是沈家,這事關係到整個大齊帝國。”

說完,看沈蘇禾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沈父粗略的提了一嘴:“兩年前大齊皇室高手,無意間進入了一座高塔,那高塔裡,封著一個極其強悍殺戮心極重的魔獸。”

說著的時候,沈父眉頭擰的更緊了。

沈蘇禾則心一緊:“然,然後呢?”